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没有小手的血娃娃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3-24 09:15:19 关注:743人觉得本文不错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我朋友的父亲是一个大胡子,身体也很结实。你要是第一次见到他,一定会被他“粗犷”的外貌吓一跳。其实,他是一个很和善的人,对待亲戚朋友,哪怕是一个小孩,也会热情相待。记得我第一次到他家的时候,差点没被吓哭。因为他比我的父亲小,所以称呼他“马叔叔”。

有一次,我去马叔叔家玩,吃过晚饭,天已经黑了,一伙人就围在火炉旁,吹牛聊天。马叔叔特别高兴,笑呵呵的说道:“今天,我跟大伙讲一个‘没有小手的血娃娃’的事情。”

我打小就是个心急的人,还没等马叔叔开口,就问道:“马叔叔,你讲的故事是真的吗?”

马叔叔看着我,笑呵呵说道:“十分的真,万分的真!叔叔怎么会骗你呢?”

我又急忙说道:“既然是真的,那你快讲吧。”

马叔叔看着我,说道:“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哟!”

忽然,马叔叔诡异的环视着每一个角落,好像屋子里藏着什么东西似的。原本热闹的气氛,被他这一奇怪的举动弄得有些毛骨悚然。

马叔叔深邃的眼光落在窗子上,“啪啦”一声,一个红通通的东西跳下窗子不见了。这一幕,可把大家吓得够呛。马叔叔却若无其事的说道:“血娃娃走了,咱们就可以讲故事了。”

马叔叔诡异的讲了起来:

那是二十年的事了,那晚月色很好,月亮虽不圆,却很漂亮,弯弯的,像小船一样美丽。我趁着美丽的月色,踏着弯弯的山路,去大姐夫家办点事。其实,所谓的事情就是去借一担玉米,因为家里就快揭不开锅了。

那时,生活条件不好,尤其是农村,家里孩子又多,一年中,总有那么一两次揭不开锅。去大姐夫家要经过一道山梁,山上长满了马尾松,在松树与松树之间,偶有些孤坟伫立。

夜风轻轻吹来,山中的马尾松随风摇曳,在孤坟的映衬下,显得有几分诡异。不过,我身强体壮,胆子也不小,倒也不害怕。去时,倒也没遇到什么诡异的事,但是回来的时候,却摊上了一生中都无法忘记的恐怖事情。

到了姐夫家,姐夫也不含糊,借了我满满的一担玉米。我挑着玉米,愉快的往回走。走到山上时,一阵阴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寒颤,接着就感觉身子有些困乏,有种想睡觉的冲动。我还是强打精神,继续赶路。没走几步,只见前面不远处的马尾松树下,有一小孩正蹲在地上,低着脑袋,也看不清他在做什么。

我也不害怕,继续往前走,来到小孩的身后,轻轻把担子放下,在小孩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孩慢慢转过身,满嘴是血,诡异的冲着我笑了笑。我吓了一个踉跄,摔了个脸朝天。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那是事实。那个满嘴血淋淋的小娃娃,呵呵笑着,慢慢朝我走来,可怖的说道:“小伙子跟我一起分享这美味的人肉大餐吧。”

我哪里敢吃什么人肉大餐,拔腿就跑,可是那双不争气的腿就像两根柔软的皮带一样,根本就站不起来。那个诡异的小娃娃拿着一只眼睛,直接塞进我的嘴里,还不停的说道:“吃吧,这么美味的眼睛,不吃太可惜了。”

我拼尽力气,把嘴里的眼睛往外吐,可根本就吐不出来。我的舌头尝到了眼睛的味道,淡淡的,却很腥臭,就像那河沟里腐烂发臭的死狗味。我终于受不了,当场昏死了过去。我真希望那是一场梦,梦醒后,我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正被吊在一棵马尾松树上,往四周扫视了一遍,只见每一棵马尾松树上都吊着一个人,眼睛被挖走了,只剩下两个黑乎乎的窟窿窝,全身的衣服也被脱光,就像一条可怜的鱼。风一吹,一个个人随风摇晃,那场景的恐怖,简直无法言语。

我试着挣扎了两下,发现有些松动,又挣扎了几十下,终于从树上摔了下来。我不知道方向,不知道路在哪里,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四处乱撞,那种逃生的恐惧,简直受不了。

不知乱撞了多久,只听身后有一个声音传来:“你是跑不掉的,就算你跑掉了,我也会一辈子跟着你,监视着你,讓你一生都摆脱不了我。”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只顾往前跑。幸好,天无绝人之路,一声鸡鸣声响起,我的头脑立刻清醒过来。再仔细看时,只见天边已泛鱼肚白,山林里除了一棵棵、一片片的马尾松外,什么也没有。

我镇定下来,理了理思路,自言自语:“难道遇到鬼打墙了!对,只有这样解释了……天亮了,鬼打墙也消失了……”

这样一想,心中的恐惧减少了许多。回想着昨夜的情形,我顺着山路,希望能找到那一担玉米,因为家中的老婆和孩子还等着它救命呢。比起家中的老婆和孩子,昨夜的“鬼打墙”已经不重要了。

我找呀找,终于在一座坟头上,找到了那担玉米。我挑着玉米,顺着山路,朝家回去。我的身子十分困乏,到家时,已经是中午了。

晚上睡觉,一闭上眼睛,总是梦到没有小手的血娃娃的场景,每次醒来,不是心慌口跳,就是气喘吁吁。渐渐的,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我知道自己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到后来,就更严重了。

老婆说我得了病,其实我心里知道,自己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幸好,那年的春天,遇到了一个云游老道,给了我一道符咒,烧成灰,掺在水里讓我喝下去。从那以后,我才渐渐恢复正常。

其实,事情并没那么简单。从那以后,一到晚上,我总会看见一个没有小手的血娃娃蹲在窗台上、床脚边、桌子下,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故事开始之前,那个从窗台上跳下去的小东西,正是那个没有小手的血娃娃!

马叔叔的眼神忽然变得诡异起来,盯着桌子脚,道:“那个没有小手的血娃娃正蹲在桌子下……看着你们……”

我们几个小孩被吓坏了,哇哇大哭起来。只有马叔叔依旧诡异的看着桌子脚,还自言自语的说着一些怪话!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