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鬼台灯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20-05-19 关注:59人
wWW.52dwX.COM

我爱短文学网为大家精心整理收集,希望大家喜欢!


  破碎的台灯

  张昊是个偏远山区来的大学生,特别喜欢看书,每天都看书到深夜,但是成绩却没有同宿舍的李君和王乐好。李君和王乐成绩一直是班级第一二的位置,而张昊怎么努力都只能挤到第三名。

  张昊因为穿着比较土,每天只知道看书,常被李君和王乐嘲笑书呆子。

  那晚在看书的时候,张昊的台灯被李君跟王乐打闹的时候给摔坏了,这盏台灯一直陪伴他看书,忽然就这么坏了让他颇为心疼。蹲在玻璃碎片旁垂眼欲泣。

  李君看他这么纠结,就笑道:“不就是个台灯么,它已经是台灯界的高寿了,我把台灯先借给你,等我给你网上买一个,随便一个都比它好。”说着就掏出手机打开购物网站,挑了个台灯给张昊看。

  张昊瞪了眼李君,说:“她会来找你的。”

  李君听了,感觉好笑:“谁来找我?台灯啊?哈哈哈,你是不是念书念傻了。书呆子!”说完,就又继续跟王乐打打闹闹去了。

  张昊把破碎的台灯拾起来放在桌上,灯已经不能亮了,张昊叹了口气,也不看书了,上床就去睡了。

  平常最晚睡的都是张昊,他每夜都看书到半夜,今天坏了台灯就这么早睡觉,大家都感觉诧异。

  李君和王乐也闹够了,就准备睡觉了,他们都爬上了床,宿舍里六个人,都是睡上铺,下铺是书桌,李君看了会手机,最后一个关了灯,刚躺下没多久,就闹肚子,他郁闷地摸索着想开灯,房间忽然亮了,灯光来自张昊的书桌。李君被吓了一跳,连忙喊:“张昊,你台灯自己亮了!”

  可是宿舍里很安静,大家似乎沾到枕头就睡沉了,李君无奈掀开床帘爬下床,往下爬到一半的时候,却发现灯光中有个黑影在动,张昊的书桌前似乎有人,因为有书架遮挡着,李君看不见,他侧头看张昊床上,张昊床上帘子遮着看不见,李君想或许张昊把灯修好了,在看书吧。

  李君的肚子咕噜噜叫起来,他顾不得去看是不是张昊了,还是先去上厕所。于是他加快速度,可他一只脚刚从梯子上下来,房间却一黑,灯灭了。

  谁在恶作剧

  李君的眼睛还没适应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他忍不住咒骂了一声,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李君忍了,想着开灯后一脚踹死那个恶作剧的人。

  他们宿舍的东西总是乱扔,地上的篮球,吉他,泡面箱子,热水瓶李君都一一避开了。凭着记忆摸黑到了墙边。

  等他摸到冰凉的墙壁的时候,他的眼睛也适应了黑暗,李君摸到开关,打开灯,灯没亮,他开关了几次都没亮。再看另一边墙上,有两个红光在闪烁,大概是充电器,看来不是断电,是灯坏了。

  李君也不开灯了,摸黑到了厕所,打开壁灯,却是连壁灯都坏了,他心底忍不住汹涌起一大波脏话,这时,他忽然感觉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细小的摩擦声在这黑暗里显得极其清晰。

  李君感觉背后有道目光正盯着自己,他本来就很上火,同宿舍里的人也经常会在夜里玩各种把戏戏弄人。所以李君趁着那人还没走太近,就黑下脸来快速转身想反吓对方。

  但是身后却并没有人,而张昊桌上的灯刹那间亮了,李君看到了极为恐怖的画面,原来那墙上的两个红光并不是充电器的灯光,而是两只血红色的眼睛,像火焰一样燃烧着,那张脸也像被火烧过,遍布焦黑,只见它血口一张,脸上的焦肉一块块裂开来,腐臭脓黑的血渗出来……

  李君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他甚至来不及叫唤,就感觉心脏凝滞,呼吸骤停,眼前陷入黑暗。

  李君的死

  外面的天才微微亮,张昊下床后背着背包出门了,王乐听见了动静,看了看时间,才五点,这个书呆子,干嘛起那么早把他都吵醒了。王乐于是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王乐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大亮了,他们宿舍的窗帘隔光,所以宿舍里还是和黑夜一般,王乐下床上厕所,在张昊床边看见了张昊的鞋,张昊很节俭,所以一双鞋没穿破到不能穿是不会换的,王乐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张昊的床,深蓝的床帘垂着,难道张昊回来又睡觉了?算了,王乐甩甩晕乎乎的脑袋,感觉睡得挺足的却脑袋还昏昏沉沉,也许自己刚才在做梦呢。可能张昊根本没起来过。

  王乐走到厕所,他们宿舍的厕所很小,只有一个抽水马桶和一个洗漱台,只能容一个人在里面。王乐打开门,看见李君正悄无声息的坐在马桶上,低着头。王乐胆大也被他吓了一跳,就关了门,说:“吓死我了你,你快点,我急。”

  里面的李君没有回应,王乐等了几分钟,实在要熬不住了,又推开门:“快起开,让我先上一下。”李君依然一动一动,王乐火了,推了他一下,李君整个人歪了,身体僵硬,已经死了。王乐吓得大叫一声,把室友们都吵醒了。

  张昊也从床上下来,并没有跟其他室友一样惊慌,很镇定的报警了,室友们早吓得魂不守舍,穿上衣服就都跑了,估计晚上都不敢回来住了。而张昊却很镇定的坐在桌前看书,等着警察来。

  王乐觉得李君死得蹊跷,忽然想到张昊昨晚说的话,虽然他明白跟警察讲也不足为证,何况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可信。但他看到张昊那般镇定,心里很生气。李君虽然时常跟王乐打闹,但他们是非常好的死党。

  王乐就走到张昊面前,问他:“昨晚你说‘她会来找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鬼台灯

  张昊看了眼桌子上完好的灯,说:“我有个姐姐,她很喜欢看书,但是爸妈重男轻女,自我出生后,对姐姐的关爱就更加少了,姐姐很认真学习,可是她每天放学回来要做很多农活,还要帮忙做家务,很晚才能看书。

  小时候家里穷,点煤油灯都奢侈,晚上也早早就睡觉,家里唯一用电的就是一个电饭锅。姐姐想要一个台灯很久了,鼓足勇气跟爸妈说了,爸妈都没答应。

  我渐渐长大了,接连几年风调雨顺,地里收成不错,家里的条件也渐渐改善了,隔三差五能有肉吃。但是妈总在姐姐上学去之后才给我炖肉,还让我不要让姐姐知道,我觉得妈做的不对,有次偷偷的藏了几块肉给姐姐吃,可是姐姐只是微笑,推让给我吃。

  我小时候很贪玩,每次进城看到好玩的都吵着要爸妈买,爸妈都会给我买,姐姐依然只是想要一个台灯,爸妈却都一直推脱,说女孩子家家的看那么多书没啥用。后来我想帮姐姐,就哭闹着让爸妈买个台灯给我,因为那会儿我还没到念书的年纪,爸妈便认为是姐姐指使我这么说的,把姐姐打骂了一顿,后来姐姐再也没说要买台灯了,她看爸妈的眼神也越来越冰冷。她只会对我微笑。

  那年姐姐得了很严重的病,需要骨髓的时候,我才得知姐姐并不是爸妈亲生的,而是捡来的。姐姐在医院里没住多久,爸妈难以承担昂贵的药费,只能把姐姐带回家。那时候我已经上小学了,姐姐比我大五岁,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看着我放学回来,精神好的时候就让我讲讲学校里学到的东西。

  家里没有姐姐帮忙,爸妈才发现原来姐姐每天做的事情竟然要那么多,那天爸妈在整理姐姐的东西的时候,只整理到几件破旧的衣服和一个肮脏不堪的娃娃,他们看姐姐的眼神都是悔恨和伤感。从爸妈的眼神中我知道姐姐活不久了。

  爸妈终于给姐姐买了个台灯,还给姐姐换上了新的衣裳,姐姐只是看着台灯微笑,我把台灯放在姐姐的床头,坐在床头做功课,姐姐就半躺着看书。

  那天,我放学回家,姐姐已经死了,没有办丧事,凉席一卷就在村后山脚下挖个坑埋了,原本那盏台灯爸妈想作为姐姐的葬品一起掩埋的,可真要埋的时候却又觉得可惜,就又拿回来了。我们村里的人特别信“回煞”,所以在姐姐死去头七那天,妈清扫了姐姐的屋子,地上洒满炉灰,放了几个煮熟的鸡蛋,点了一盏煤油灯,反锁了门。之后我们一家躲殃到了大伯家。

  但那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我夜里梦游回了家,我坐在姐姐的床头,姐姐依然半躺在床上,她的脸青黑一片,狰狞可怖,她质问我为什么台灯不见了,为什么要点煤油灯,是不是我把台灯藏起来了。我害怕,一个劲摇头。

  后来,爸妈叫醒我,我才发现自己依然在大伯家,只是做了个噩梦。

  头七一夜过后,爸妈和以前一样一早就出去做农活。姐姐睡的床已经被拆掉,重新用木板做了个新床,台灯放在新床的床头,现在这是我一个人的房间了,我走到床头,打开灯,台灯依然明亮,只是灯下没有了姐姐,我正默然哀立,怀念姐姐的时候,却发现姐姐正坐在床上,手里看着一本书。我吓坏了,打翻了台灯,台灯坏了,姐姐也不见了……

  可是过了一天,台灯又完好无损地放在床头,而且那晚我没有打开它,到了晚上它自己却亮了,灯光下依然是姐姐看书的影子,姐姐歪过头来邪邪地冲着我笑,对我说:‘弟弟,我只原谅你一次,如果你再打坏台灯,姐姐可就要生气了。’然后她的脸就变得狰狞……”

  王乐原本是不信的,可张昊神色兼备的描述,让他打心里觉得毛骨悚然。他看了眼那只昨夜破碎后如今依然完好的台灯,一股恶寒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紧张地问:“昨天打碎台灯,我也有错,她会不会也来找我?”

  张昊打开台灯,看起了书。邪邪地冷笑道:“你说呢?”

  真相

  王乐看着张昊的脸,在灯光下忽明忽暗,明着的时候是张昊的脸,暗着的时候分明是一张焦黑的脸!王乐吓得连滚带爬出了宿舍。心想这张昊一定被鬼给附身了。王乐刚魂不守舍的打开门,警察就来了,王乐喊:“鬼鬼,有鬼!是鬼杀了他!”

  警察拉开警戒线,对尸体拍照检查,又一通搜查,在王乐的柜子里找到了个恐怖面具,和一件黑色斗篷,把王乐抓去了警察局。王乐一路喊冤枉,喊是鬼杀了李君。

  张昊听见王乐的喊叫,只是嘴角冷冷一笑,即便王乐不被判罪,但一定会被学校开除了,优秀的成绩也会被抹去,还会背上一辈子的骂名,这样即使他活着,可这人生算是毁了。怪得了谁呢?谁让你总是班级第二?

  想到班级第一的李君,张昊看了眼厕所,昨夜他本只是想捉弄一下李君,没想到李君却这么不经吓,居然一声不吭就活活被吓死了,他当时也慌乱,但发现室友都睡得很沉,没有任何人发现。张昊便把衣服面具脱下来塞进了王乐的柜子,他一早就去把台灯修好了。给王乐讲这个故事,只是让他在警察来时表现的神色惊慌,迫切逃离的样子,让他的嫌疑坐实。

  张昊这么想着的时候,感觉背后一冷,他错愕地转过身,却看见一双火焰般的眼睛,和一张腐败焦黑的脸,张昊看着那火烧过一般的‘人’,惊叫:“你?”

  张昊确实有姐姐,还不止一个,他爸妈接连生了六个孩子,前五个都是女儿,第六个才是他,因为家里穷困,所以几个姐姐都被送走了,只有最大的姐姐,因为勤劳懂事就留下了。

  再后来,家里添了个弟弟,大姐被送去做了人家的童养媳。

  弟弟来了后,爸妈一夕间把对张昊的宠爱都转移给了弟弟,弟弟比张昊小五岁,张昊喜欢看书,学习也特别认真,弟弟却不怎么爱学习,考试成绩也不好。家里不能支撑两个孩子的学费,却让张昊辍了学,还让年纪小小的张昊打工供弟弟上学。

  虽然弟弟对张昊很好,像所有弟弟一样,对哥哥崇拜,言听计从。但张昊看弟弟的眼神常常是怨恨的,嫉妒的。他还是很爱学习,用打工赚的钱偷偷买了个台灯每晚躲在被窝里看书,被爸妈发现了,对他一顿数落,还把台灯给了弟弟。

  那一晚深夜了,爸妈在田里守夜,弟弟已经睡了,家里起火了,张昊冲到弟弟房间抱起弟弟,看到一旁的台灯还没被烧,就一起抱着准备冲出去,可是火势很大,浓烟刺鼻一时间不知道从哪儿跑出去。

  这时候,爸妈赶回来了,家里已经一片火海,他们急切地喊着弟弟的名字,却没有喊一声张昊的名字。

  张昊看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弟弟,想到这些年爸妈对他的宠溺,对自己的绝情,听着那一声声呼唤,他心底的恶念也像火焰一样升腾,他乘弟弟不备,用力把他推进火海,看着弟弟在火中扑腾挣扎,张昊只是抱着台灯冷冷看着,后来张昊得救了,只是轻度烧伤。弟弟却被火烧死了,面目全非。

  爸妈似乎难以承受弟弟的死,竟然唤张昊的是弟弟的名字,张昊出院后,回到家,家已经被修好,他住进了弟弟的大房间,原本他的房间,里面的东西都被清理烧掉了。

  那盏台灯,完好的放在家里的书桌上。书桌第一个抽屉里,有一本弟弟的日记,张昊翻开看了看,看到一篇写了:

  今天,妈妈无意说了哥哥是爸爸花了昂贵的一笔钱抱来的,而我是亲生的,所以她最爱的是我。但是我还是喜欢哥哥,希望哥哥永远不要知道这个秘密,希望爸妈永远不要告诉哥哥。

  张昊是悔恨的,那一瞬间的恶念,毁了一个天真的弟弟, 张昊照着镜子,看见的依然是自己的模样,他觉得可能是父母伤心过度,把自己当成了弟弟。

  当他被当成弟弟,送到弟弟的学校的时候。同学和老师们依然把他当成弟弟,还对他忽然突飞猛进的成绩感到不可思议。就连他弟弟的好朋友,都来安慰他让他不要太想哥哥。张昊自己都有些疑惑自己究竟是谁了。

  直到考上大学,来到这个新学校,张昊以为终于可以摆脱弟弟的过去重新开始了。

  从回忆中醒来,看着身后这张焦黑的脸,原来弟弟一直没走……

wWW.52dwX.COM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