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艺校女生 惊魂之夜(完结)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3-09 14:44:23 关注:323人觉得本文不错
wWW.52dwX.COM

  一、猫魂索命

  她从门缝那里慢慢收回目光,却看到床铺上的鲜血里,那张被她撕碎的照片,加倍放大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刷、刷、刷……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

  陈思雨睁大了眼睛,侧耳细听,那声音若隐若现却节奏分明,在这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细碎诡异。

  一阵冰寒从头到脚传下来,背上已经冷汗涔涔,她咬着牙悄悄起身,披好衣服,从上铺轻手轻脚地下来。

  当她站起来时,那声音突然消失了!

  她就站在宿舍中央,正犹豫是出去看看还是上床睡觉。

  其他舍友都在熟睡,白天里机灵古怪的女孩们现在很安静,就像——暂时死去了。

  这个想法蓦然蹿进她的脑中,她背上又是一冷,突然间觉得宿舍就像一片乱坟岗,尸体横七竖八,空气里散发着腐朽的气息……嘭!身后的窗户突然响了一声,在这静夜里像打雷般,震得她四肢发麻,她心惊胆战地跳转过身,什么也看不见,只觉得一阵阴风冷飕飕地扑过来,突然,她的左手被一种轻柔绵软的东西缠住了!她本能地一哆嗦,手臂疯狂地甩了几下,那东西就悄无声息地滑了下去,又拂在她祼露的小腿上,她慌忙跳开,手也乱挡一气,无意中,竟然抓住了那东西——原来是张阳的蚊帐!

  陈思雨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原来是风把张阳的蚊帐刮起来缠住她了,害她吓一跳,都怪这夜,墨一样黑,她不安地望了望窗外,抓住了床栏想回床上去,就在这时,刷、刷、刷……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

  这声音真讓人发狂,它为什么总是在半夜按时响起?一个星期来都没有间断过!其他的舍友都睡得像木头,只有她总是失眠,从她轧死那只猫开始,她就总是睡不着,甚至吃安眠药也无济于事!

  天知道那只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当她快乐地骑着摩托车载着方勤在校园的甬路上行驶时,那只猫突然从路边的冬青丛里钻了出来,义无反顾地冲到她的车轮下!

  那时,正是校园一天中最美的时候,临近傍晚,整个校园笼罩在橘红的夕阳下,空气中浓郁的花香弥漫开来,微风轻轻吹拂,充满了诗情画意,然而,就在那猫发出凄厉的一声惨叫之后,所有的一切美景都变成了噩梦的背景!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幅画面:一只灰色的猫,被轧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鲜红的血就像邪恶的蛇,蜿蜒地蔓延开,瞬间就铺了一地!那只猫躺在血泊中,大张着嘴,粉红色的舌头伸了出来,两只眼睛鼓得像金鱼,直愣愣地盯着她,讓她全身发冷,冷到骨头里。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猫眼!黄褐色的精亮的,充满着绝望与仇恨……

  陈思雨回过神儿来时,这个画面已经讓她刻骨铭心,强烈的恐惧、不安、内疚与这个血腥的画面一起,汇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讓她魂飞魄散,她捂着眼睛尖叫了一声,本能地转身寻求方勤的保护。

  后车座上,竟然空空如也!方勤呢?

  陈思雨明明记得方勤在后面抱着她的腰的!

  巨大的恐惧感再次袭来,陈思雨四肢瘫软,从车上跌倒在地,摩托车立刻像讨命的怪物似的压了下来!就在这时,她又瞥见了那只死猫,她看见那只猫的眼珠慢慢地转向地上的她,而它的表情——分明是在冷笑!

  紧接着摩托车砸到了陈思雨的头上,钻心的疼痛和恐惧讓她晕了过去……

  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她已经被失眠折磨得筋疲力尽!她的伤好了,可是,心却病了,她问过方勤,可方勤瞪大眼睛清清楚楚地告诉她,那天她们根本不在一起,更没有看见她轧死猫的事!方勤还安慰她,说即使撞死一只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只猫吗。

  如果不是方勤,那个从后面抱着她的人又是谁呢?怎么会突然一下子不见了呢……陈思雨越想越迷糊,可是,她明明记得她和方勤一起玩了一下午,周六晚上提前回学校了,那时的校园很安静——是的,静得有点反常,然后那只猫就蹿了出来……

  陈思雨老觉得那车轮子轧的不是那猫,是她自己的颈和胸,她天天觉得胸闷,闷得她想喊、想打架骂人、想破坏看到的一切东西,但那是不正常人的行为,她是正常的,她是陈思雨啊,是学校公认的校花陈思雨。她除了天生丽质的容貌,其兰心蕙质、温柔和婉的性情也一样闻名校园,所以她只能想,克制自己时时涌起的冲动。

  现在这声音又来烦她,到底是谁?在干什么?深更半夜不好好睡觉,闹什么鬼啊!

  陈思雨觉得气愤,失眠的折磨已经够她受的了,还要天天忍受这按时响起的声音,细碎诡异,若隐若现,像有贼在偷东西!

  她打开宿舍的门,猛然间眼睛被走廊里的灯光晃得睁不开,还好,那声音还在,好像是从对面洗手间传出来的。

  她轻轻地掩上门,走向洗手间——奇怪,洗手间的门开着,灯也亮着,却没有人……

  啊!陈思雨的脸突然间扭曲变形,她目瞪口呆,汗毛倒竖,全身筛糠般地颤抖,她倚着墙,难以置信地看到:那只浑身是血的大肚子的老猫伏在雪白的瓷砖地板上,正一下一下地细致贪婪地舔食——鲜红的血浆!

  陈思雨想动,可是她动不了,她的四肢已经冰冷僵硬,她觉得血液倒流、头重脚轻!眼前触目惊心的画面讓她觉得就在事发现场,那只老猫,从血泊中狞笑着站起来,凌厉地扑倒她,咬断了她的脖子,喝她的血!

  那只猫就在这时转过了头来,脸上满是鲜红的血,胡子上都是,那两只眼睛也泛着红光,逼视着她,很久,它又低下头来,示威似的舔干地上最后一抹鲜红的血,咂了咂嘴,噬血后的快意写在脸上,转过来冲她龇了一下牙,白森森的尖牙闪着寒光,红白相映,阴森恐怖,杀气腾腾,接着它怪叫了一声,"嗖"地冲她扑上来……

  陈思雨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床边围着几个舍友,她们都焦灼而担忧地看着她,看见她醒过来,都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张阳说:"陈思雨,深更半夜你不好好睡觉,跑到洗手间睡去了,还睡得这么沉,今天早晨都把去洗脸的同学吓坏了!

  方勤也怪她,说:"又吃安眠药了吧,在洗手间都睡得这么安稳,我看不用再吃了。

  陈思雨恍惚地看看几个舍友的脸,突然间觉得她们的脸都像猫脸,像那只老猫和那些小猫的脸,围着她,想把她咬死,然后分尸!

  她打了个冷战,人也清醒了不少,但她觉得头疼欲裂,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她抬起手来,神思迷离地想抓住什么东西,可她赫然发现自己的手血肉模糊!她的手已经没有了皮肤,只见几根细瘦的指骨像竹节那样拼接在一起,上面挂着碎肉,惨不忍睹!

  她逐渐瞪大眼睛,那只手陡然张开,变成爪的模样,慢慢地抓向她的脸!

  这是她的手啊!怎么不受她的控制!

  恐惧感"刷"地再次袭来,陈思雨越是想挪开那只手,那手反而离她的脸越近了,在快触到眼睛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这只手又完美无缺了,手指也能灵活地舒展开来,纤柔精美,如绽放的兰花。

  陈思雨迟疑地把手放在额头上轻揉,闭上眼睛调息了一下,再度睁开眼睛时,她想向各位关心她的舍友致谢和道歉,可是,就在她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她又看见了那只猫!

  它就在她的正上方天花板上,倒在血泊中,张着嘴,吐着舌头,凸着眼睛!

  陈思雨倒吸了一口凉气,指着那只猫,极度的恐惧讓她说不出话来,她的手抖着,抖着,感觉那老猫尖利的牙顺着她的手指一路细细啃下来,接着,她的手没有了肉,胳膊也只剩光秃秃的骨头……接着,那只猫就咬住了她的心肺!

  啊——

  陈思雨又惊又怕,疼得惨叫了起来,发疯般哭喊,不停地叫:"我不是有意的,不是的!不是的!对不起对不起……

  大家奇怪地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天花板,那里什么也没有啊!可是,陈思雨的眼神,讓人觉得她像看到了鬼!那恐慌绝望的神情,讓人看了毛骨悚然。正在诧异间,猛然又听她凄厉地哀号,大家都吓得浑身打战。

  张阳气极了,一拳打在桌子上,震掉了方勤的白瓷杯子,"叭",杯子清脆的落地声有效地制止了陈思雨的惨叫。

  陈思雨的眼睛突然像燃尽了油的灯,黯然无光,定定地从每个人脸上慢慢地移过。

  你有病啊!有病看病,没病瞎折腾啥?真是的,一大早闹得人心烦意乱,还要不要人活了!"张阳毫无顾忌地发泄出她的怨气,她和陈思雨向来不和,平时看她被大家前呼后拥着,心里就不舒坦,老天爷总是偏心眼儿,给她那么美丽的容貌,还讓她有那么好的人缘,而且,功课也都出奇的好,老师们偏心得不得了……恃宠而娇,烦她呢,又大清早地不讓人好好睡觉!

  唉!你太过分了,你没看见思雨她病了吗?"方勤冲张阳怒气冲冲地叫,"你不知道思雨从轧死那只猫开始就睡不好觉啊,要不是因为吃安眠药,她也不会在洗手间睡着的!她又不是故意扰你睡觉!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在方勤说话的时候,陈思雨死气沉沉的眼神停留在她身上。方勤的声音明明是很高亢的,可是为什么听着,像刮过的风声,缥缈虚幻?她也记得她轧死了那只猫,她还记得她轧死了那只猫!

  方勤转过身时,正对上陈思雨那双空洞阴森的眼睛,方勤的头发陡然根根竖起,背上像被人泼了一盆冰水,她定了定神,把手抚上陈思雨的肩头,安慰她:"思雨,别跟她计较,其实你真的不用在意的,那只是只猫而已,死了就死了……

  方勤继续说着,陈思雨却没有一点儿反应,只觉得她的嘴唇在上下不停地翕动,而此时,那声音好像不是从方勤胸腔里发出来的,而是响自天外,如雷声轰响,震得陈思雨头晕目眩。

  于欣端来一杯水,轻柔地说:"思雨,来,喝杯水,你好像做什么噩梦了,梦嘛,假的,不用害怕。

  陈思雨没有伸手来接水,而是慢慢又把她那令人头皮发麻的眼神扫过来,盯住了于欣,好像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于欣迎上陈思雨眼神的一刻间,心里一惊,手一颤,杯子就掉落下来,水洒了一床。

  方勤就叫起来:"哎呀,于欣你搞什么嘛,把我的床铺弄湿了,又要搬出去晒,很麻烦的!

  于欣慌乱地起身,拿过毛巾擦水,她觉得陈思雨仍然盯着她,目光像两道阴冷的剑刺向自己的身体,讓她急于想逃离宿舍。

  其他几个见陈思雨好像没什么事了,只是呆头呆脑地坐在那里,也都不再理会,早晨的时间总是很紧张,要洗脸、刷牙、整理内务,然后去操场集合做早操,去晚了,教练要骂,当着全校同学的面被痛骂,不是脸皮厚过城墙的人谁受得了!所以,大家都手忙脚乱地干该干的事去了。

  方勤对陈思雨说:"思雨,你休息一下吧,我给你请假。"说完,就和其他舍友跑去操场了。

  宿舍恢复了安静。

  陈思雨愣坐了片刻,低头时看见被子上有一大摊水渍,她捶了捶昏沉沉的脑袋,就掀开被子下了床,费力地抱起被子去阳台,想晾晒一下。

  太阳从东方升起来,红红的像一摊凝固的血。陈思雨两眼发黑,她倚在栏杆上闭了闭眼睛,告诉自己,天亮了,不用害怕。然后,她睁开眼睛,想把那床被子晾到栏杆上,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被子上的那摊水渍变成了一摊血!鲜红刺目,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儿!

  她惊呼一声,手一软,那被子就从栏杆上掉下去了,她按住胸口,退缩到墙角,心脏的狂跳讓她全身抽搐,她使劲喘息了一会儿,想回到床上去,这时,她的脚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惊跳起来,低头一看,是一本《美术鉴赏》。

  谁这么粗心,把课本落在这里了?她迷迷糊糊地想把它捡起来,就在她拾起那本书的时候,那只猫软软地从书页里滑了出来!它躺在地上,鲜血淋漓,吐舌瞪眼!

  陈思雨被蜇似地扔掉了书,看着地上的猫久久失神,连步子都迈不开,看了半天,她终于看清,那只是一张照片,一张事发现场的照片!

  她颤抖着捡起那张照片,闭着眼睛疯狂地把它撕得粉碎,就在那照片被撕碎的同时,她听见猫叫声!一声声,尖锐幽怨,凄惨怪异!

  陈思雨胡乱把那些碎片扔到了阳台外,捂着耳朵逃也似地跑回宿舍,抓着床栏上了自己的床,她想躲进被子里,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起来。

  就在她掀开被子的一瞬间,她看到了那只猫——它伸展着四肢,躺在一摊鲜血中!它敏捷地翻起身来,闪电一样跳到地上,然后在门缝那里消失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得讓陈思雨觉得是错觉,可分明又是真实的,而且,刚才,那只猫在门缝那儿还回过头冲她冷笑了一下……她被吓得魂不附体,她从门缝那里慢慢收回目光,却看到床铺上的鲜血里,那张被她撕碎的照片,加倍放大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老猫翻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阴惨惨地笑,蓦然张大了嘴巴,舌头也动了起来……

  陈思雨软软地仰面倒了下去……我愛短文學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