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女生寝室1(4)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3-09 关注:1426人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9月的南江依然热浪滔天,篮球场上一群男生在赤膊打球,似乎在卖弄肌肉,旁边一些观看的男生女生不时鼓掌尖叫几声。月亮湖里微波荡漾,在日光的反射下熠熠发亮,不时有鱼儿跃出水面。旁边的小树林里,各种清脆的鸟鸣交织在一起,似乎在对林中双双对对的学生情侣评头论足。南江医学院里呈现出一片明艳平和的气象,方媛看得有些痴了。

  然而,一阵寒意把她惊醒,她竟然全身发起抖来。徐招娣也注意到了,关心地问:“方媛,你怎么了,怎么在打摆子?”

  “打摆子”是农村的俗称,学名称之为“疟疾”,发作时浑身发冷,即使在酷热无比的仲夏也会如坠入冰河中颤栗不止。

  “不是……”方媛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打摆子”是会传染人的,她不想讓徐招娣误会。

  “那你……”

  “没事的,过几分钟就会没事。”

  果然,几分钟后,方媛渐渐平静下来,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但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8

 

  方媛清楚,要发生的终究要发生,冥冥中仿佛有种神秘的力量操纵她一生际遇。她颤栗,并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恐惧——对未来发生的可怕事件的恐惧。这种情形,在她过去的日子里出现过好几次,每一次都灵验了,每一次恐惧的颤栗过后接踵而来的是令她心悸的悲伤事件。现在,这种诡异的颤栗再度重现,那些死灰色的往事一幕幕涌了出来,如深不可测的黑洞般吸引她进去。但她抗拒,竭力想摆脱这种可怕的心绪——她不想生活在过去的阴影中。

  这时,她突然想到一年前的441寝室阳台,据说那个女生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女生楼楼下的水泥道路现在看过去洁净无比,谁也不曾在意,曾经有一个芳华正茂的年轻生命在这里消失。她仿佛看到一个青春而朝气蓬勃的女生身体摔落在水泥道路上的情景——鲜血四溅、骨断头裂,从美丽到恶心只是短短的一瞬。

  女生临死时在想什么?

  方媛感到自己的无聊,又有些好笑,这些,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她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只不过机缘巧合先后住在同一间寝室而已。虽然这样安慰自己,方媛还是有一些莫名的悲伤,或许,她从那名自杀女生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徐招娣还在擦拭窗户,闷着头,不言不语。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她也不例外,只是无人倾诉而已。

  方媛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结束自己的胡思乱想,回到现实中来,转身想叫徐招娣休息。

  此时大约是上午十一点,徐招娣站在椅子上,辛辣的阳光映射在她身上,将她的影子拖进阳台的角落里。在这个角落里,阳光遮住了,留下一片半圆形的阴影。

  那个女人就出现在徐招娣身后的阴影里,全身笼罩在一袭黑色的风衣中,风衣悠悠晃动,她随着晃动的风衣移动,没有一点声息,如同一个幽灵般。方媛看不清女人的脸,她的脸前飘浮着一层淡淡的薄雾,从黑色的衣袖中伸出两只枯瘦的爪子。之所以说是爪子而不是手,是因为那上面除了骨干外只有一层苍老而干瘪的皮。虽然看不清女人的脸,但她知道女人在笑,仿佛猎人发现猎物般的阴冷笑意。

  女人的目标不是她,而是徐招娣。

  徐招娣站在椅子上,如果将椅子掀翻,她重心不稳的话很容易摔倒,如果摔向阳台的外侧,等待她的将是坚硬结实的水泥道路,一年前女生跳楼的悲惨情景就会重现。

  方媛的心悬了起来。

  女人靠近了徐招娣,脸上的薄雾忽然间散开。她的头颅也如一个骷髅头,所不同的是她有一张可以覆盖的老皮、一些杂草般的乱发、一双恶毒的眼。方媛害怕那双恶毒的眼,女人的身躯虽然飘向徐招娣,眼睛却一直在望着她,凸了出来,洞穿了方媛的心脏,吞噬着她脆弱的灵魂。

  方媛想要叫,但叫不出来。她想冲过去扶住徐招娣,却动不了。她的大脑中枢的神经已经指挥不了她的身体。在这一刻,她仿佛中了定身法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鬼气森森的怪女人靠近徐招娣。

  怪女人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她飘得虽然慢,但两者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她的手指已经接触到椅子,她的黑气已经渗进徐招娣身体内。方媛甚至能清楚地看到,徐招娣停止了擦拭窗户的动作,全身僵硬地伫立在椅子上发呆。

  然后徐招娣的脸上明显出现了害怕的神情,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般,手指有些颤抖,咬了咬嘴唇,忽然从椅子上一跃而下,身躯重合在怪女人身上,紧接着全身一哆嗦,脚有些站立不稳,眼看要摔倒,却终于稳住了身形。她伸手扶住了阳台。

  一切都消失了。

  怪女人消失了。

  方媛不能动弹的感觉也消失了。

  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唯一不同的是徐招娣现在站到了方媛的对面。她的眼神,与方媛一样疑惑不解。

  两人静静地对望了几分钟,各自从对方的眼中察觉到了恐惧。

  仿佛有风,轻轻拂过。

  两人手心中全在冒汗,冷汗。

  徐招娣终于开口:“你看到了?”

  方媛点了点头,她不想欺骗徐招娣,至少,在方媛心中,已经将徐招娣当作值得依赖的好友。

  徐招娣的脸色更加沉重了,“我也看到了,窗户上的玻璃反光。”

  方媛这才明白,徐招娣为什么会及时从椅子上跃下来。

  “那个人……消失了?”徐招娣的语气不太肯定,原来她并不知道,自己跃下来时身体覆盖在那怪女人身上。

  “嗯,那女人消失了。”方媛怕她恐慌,没有具体解释。

  “你说什么?女人?”徐招娣似乎被毒蛇咬了一口般几乎跳了起来。

  “是的,女人,怎么了?”方媛不明白她的反应怎么会那么大。

  “你能肯定?”

  “肯定。”

  “但是……但是我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啊!”徐招娣痛苦地呻吟一声。

  “啊……”

  方媛能肯定那个怪人是女人,不仅是因为她的长发、她的衣着,还有她的眼神,那种恶毒幽怨的眼神只有女人对女人才有。

  方媛定了定神,问:“你能形容下你所看到的男人模样吗?”

  徐招娣的脸色惊疑不定,“一个很英俊的男人,我没有看清他的脸,他的脸上似乎笼上了一层薄雾,但我能感觉到他在笑。他的笑很邪,令我心惊肉跳,本能性地想逃离他。”

  徐招娣这番话说得莫名其妙,思维有些错乱,根本不符合逻辑。如果她没看清男人的脸,又怎么能说他很英俊,感觉到他在笑?

  方媛却相信徐招娣的话。刚才,她何尝不是如此?徐招娣说的,是直觉。女人的直觉通常比男人要敏锐得多,可靠得多。

  9

 

  十一点二十分,秦月走进441寝室,两个女孩还在面对面默默无语。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之前她也听说派来维修的校工突然发急病住院了,现在两人的脸色又这么难看,她隐隐猜到441女生寝室里肯定发生了什么怪事。当然,她不会主动开口询问,也不想对此查根究底,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神秘的事件是现在的科学所不能解释的,何况她只是一个普通医学教师。现在,她只想冲淡441女生寝室里这种压抑沉闷的气氛。

  “哟,两位美女,怎么傻站在那里啊,是不是发现帅哥了?”秦月的笑容还真可爱,她就是这种人,清爽活泼,很容易和女生们打成一片。其实,她的年龄比这些女生大不了多少,她把这些女生当作自己的妹妹般。

  “秦老师……”徐招娣看了一眼方媛,没有再说下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没事。”方媛抢先回答。这种事情,就算和秦老师说也说不清楚。徐招娣看到了一个男人,她看到了一个女人,究竟讓秦老师相信谁的话?而这里除了她们两人外明明没有其他的人在场,难道要对秦老师解释说刚才都是幻觉?还是看到了鬼魂?两种解释都难以令人信服。这种事情,还是不说得好。

  “没事就好,肚子饿了吧?走,忙了一上午,我请你们去吃饭!”

  “那怎么好意思?秦老师,我们自己去食堂吃饭,你不用担心我们。”徐招娣急忙反对。

  “是啊,秦老师,你去忙吧,我们都这么大的人了,能自己照顾自己。”方媛也不想讓秦月破费。

  “忙什么啊,没想到你们还难为情啊。我是孤家寡人一个,住在学校教师宿舍,冷冷清清,懒得去买菜做饭。今天算你们倒霉,抓差抓到你们两个,陪我一起去吃饭。走吧,再不走的话我可真生气了。”秦月佯嗔。

  两人无法,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陪秦月下楼去吃饭。

  这年头,什么都讲究经济效益,南江医学院也不例外,几个食堂被学校后勤处对外承包给个人经营去了,好处是明显的,学校每年都有一份不错的额外收入。当然,也有一点点坏处,学校里的大学生们对此怨声载道。

  市场经济,付出了就要求回报,因此,食堂的承包者特别吝啬,一般的素菜里面根本找不到油花,就几个好点的菜还限量供应,去晚了就没了,只能等着吃别人剩下的青虫炒青菜、土块炖牛丁、西红柿苍蝇汤、八仙过海炒杂烩这些特色菜了,把食堂搞得像个菜市场,乱七八糟,每次到了吃饭时间大学生就争先恐后地往里面冲。当然,食堂也不全无是处,至少还免费供应萝卜排骨汤,虽然那汤里面几乎看不到萝卜,而几块超大的排骨据说也是服役几星期的老员工。所以,在南江医学院BBS调查你离校后最想做的事什么,排名第一的是炸了这破食堂,排名第二才是到一家有名的医院做一名杰出的医生。由此可见,南江医学院的食堂在这些大学生的心目中地位何等重要。

  秦月对于南江医学院食堂的水平早就有所领教,她是从这所医学院毕业的,所以,也没打算带两人去食堂吃饭,而是另开小灶领她们到学校里面的小餐馆。这里虽然贵了点,却也值得,饭菜的味道与食堂相比可是天壤之别。

  小餐馆的老板老远就和秦月打招呼:“秦老师,你又来了,又请自己的学生吃饭?”

  “是啊,今天有什么拿手菜?”

  “茶树菇烧猪手、瓦罐墨鱼汤、莲花血鸭、庐山石鱼炒蛋、鄱阳湖狮子头……”

  “得,你别吹了,我还不清楚你?莲花血鸭是上过国宴的菜肴,就你那鸭子,也敢冒名顶替?还有庐山石鱼,你那石鱼是庐山进的吗?我怎么瞅都不像。至于鄱阳湖狮子头,你就更别提了,我在南江市吃过几回,哪回都比你正宗。”

  餐馆老板是个发福的中年男子,特能侃,脸皮也厚,“我说秦老师,就你认真,现在这年头,谁不是挂羊头卖狗肉?我这好歹还是挂羊头卖羊肉呢,至于这羊肉火候差点,你也得原谅啊,如果我有那水平,怎么能屈就在这做这种小买卖呢?”

  秦月说不过他,做投降状,“得,我没那功夫和你瞎侃,来个茶树菇烧猪手,再来个瓦罐墨鱼汤,哎,你们两位美女喜欢吃什么?”

  徐招娣连连摆手,“不要那么多菜,我们随便就可以了。”

  方媛也在劝:“是啊,秦老师,我们不挑剔的,家常便饭就可以了。”

  “什么破费啊,你们不来,我自己一个人也要吃的,我才不轻易下厨房呢。进多了厨房的女人,老起来特别快。”

  三人正聊着,小餐馆门外走进来一个女生,瓜子脸,细长眉,嘴唇紧抿,长发飘飘,亭亭玉立,穿着一身果绿色的连衣裙,配上她白玉般的肌肤,讓人有种惊艳的感觉。

  女生走到秦月面前,问:“你是2004临床医学1班的秦月老师吗?”

  “是的。”

  女生的脸上很平静,“我是来报到的,我叫苏雅,来晚了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吃了饭吗?过来一起吃吧。”

  “不了,我习惯单独吃饭,你慢吃,我另外叫过。”

  方媛与徐招娣都没想到,苏雅会拒绝秦月,秦月可是她的班主任。秦月也有些尴尬,她还没遇到过这么不近人情的学生。

  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位穿着牛仔裤的男生,眼眸黑亮,短爽的发型显然是经过精心呵护的,浑身透着一股子机灵劲。男生一手提一个大旅行箱,满头大汗,累得直喘气,靠近苏雅坐了下来,望着她直笑,似乎在讨好她。

  男生对苏雅说:“你这两个旅行箱好重啊,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里面放了些什么?”

  秦月认识这个男生,他是医学院有名的花花公子,仗着自己是南江人,有几分长相,家里环境不错,能说会道,在医学院谈过N次恋爱。说谈恋爱,其实不过是借这名义来玩弄女性感情,只是这年代,谁也管不了这种事情,学校拿他也没办法。难道苏雅一进来就被他瞄上了?

  果然,苏雅对着男生菀尔一笑,如满天的樱花盛开,灿烂无比,把男生看呆了。

  然后,苏雅对男生一字一字地说:“现、在、你、可、以、给、我、滚、了!”

我爱短文學網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