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女生寝室1(30)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3-09 关注:1426人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64

 

  陶冰儿缩了下脖子,几乎是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秦妍屏,是你吗?”

  她叫得声音很小,小得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清楚。

  但她相信,如果后面真的是秦妍屏,一定能听到她的话。

  没有东西倒没什么,怕就怕,后面的东西却不是秦妍屏。

  陶冰儿想起了那些鬼片中的常见镜头:一个面目狰狞的鬼头,一对尖锐惨白的犬牙,指尖长长、舌尖滴血,躲在她身后垂涎三尺。

  陶冰儿被自己的想象吓坏了,不但是颈脖子,全身上下都有冷气吹过。

  背后似乎有东西沉沉地压在她身上,慢慢地渗入她的身体。她不敢回头,放声尖叫起来。

  尖叫声打破了441女生寝室的寂静,方媛她们被陶冰儿突如其来的尖叫声惊醒。

  这时,日光灯亮了,光芒耀眼,驱散掉女生寝室里的浓浓黑暗。

  是睡在门边的徐招娣按下的开关,她睡眼惺忪、一头雾水地看着陶冰儿。

  陶冰儿这才敢回头张望。

  身后没人,也没有什么东西。

  是心理作用吗?难道一直是自己吓自己?

  悬着的心略微放松,陶冰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真无聊,这么晚不睡觉,装神弄鬼做什么?”苏雅冷冷地质问,她似乎很讨厌别人打扰她的睡眠。

  其实,谁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睡着。据方媛平时观察,苏雅也和她一样经常失眠,身边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秦妍屏梦游惊醒的那晚,她与方媛低声说话,也是被苏雅的质问打断的。

  苏雅,的确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

  方媛没去理她,轻声询问陶冰儿:“陶冰儿,你是不是做了噩梦?”

  “一个人做噩梦会做得爬下床铺?”苏雅冷笑,她看不得陶冰儿这种疑神疑鬼的样子。

  这次,陶冰儿却没有和苏雅较真的意思,而是一脸恐慌,竖起中指放到唇边,“嘘!”

  女生们没看过陶冰儿如此紧张过,不再言语,很快,卧室就沉静下来。

  “听到了吗?”陶冰儿东张西望,目光游离,时不时地打个哆嗦。

  这么寒冷的秋夜,她仅穿着睡衣,冷得发抖,却不去加衣服。

  她怎么了?是什么事情讓她紧张到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听到什么?”方媛微微蹙眉。

  “歌声啊,秦妍屏最爱听的那首《下一站天后》。”陶冰儿急了,“你们不会都听不到吧。”

  方媛总算明白她的意思,“不是,我听到了,但是,这有什么关系?不就是一首歌?这首歌有很多人都喜欢听啊。”

  陶冰儿这次真的要哭出来,“你们没听出来?这首歌是在我们寝室里播放的!”

  方媛的脸“刷”的一下变白了。她终于听出来了,那首歌确实是在寝室大厅的电脑播放出来的。

  441女生寝室有两台电脑,都接上了宽带。一台是一年前在这里跳楼自杀的女生程丽的,一台是前几天在这里割脉自杀的女生秦妍屏的。程丽那台比较旧,方媛把它找出来后就没怎么用。秦妍屏那台倒是很新的,是她来到441女生寝室后买的。她自杀后,她的家人也没有带回去。

  那首《下一站天后》应该是秦妍屏拷贝到她自己那台电脑上去的。只是,这么晚,谁会跑到寝室大厅打开那台电脑听那首歌曲?

  除了她们四个女生,谁又能打开那台电脑播放那首歌曲?

  方媛定了定心神,说:“我们去看看吧。”

  这次,连苏雅都没有反对。不过,她也没有陪方媛去看的意思,而是翻了个身,继续她的美梦。

  “我陪你去吧。”徐招娣打了个哈欠道。

  两人慢慢地穿好衣服,手牵手走出卧室。

  大厅里黑漆漆的,可能是窗户全关了的缘故,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却有蓝色的荧光闪烁——那是电脑开关的荧光。

  徐招娣在墙壁上摸索了好半天,才摸到开关,用力按下,日光灯的镇流器“嗞嗞”响了几下,终于还是亮了。

  大厅里没有人。

  电脑的主机开着的。

  歌声确实是从电脑的音箱里传出来的。

  方媛走过去,把显示器打开,深蓝色的界面跃了出来,电脑里面只在运行一个程序——音乐播放器。

  播放的歌曲也只有一首——《下一站天后》,这首歌曲被设置成反复播放。

  电脑是什么时候打开的?音乐是什么时候开始播放的?住在这里的四个女生竟然没一个知道。

  方媛望了一眼徐招娣,她也是一脸茫然。

  至少,在熄灯睡觉前,电脑还是关着的。

  寝室的大门依然是紧锁的,而且是反锁——即使如管理员张大姐般有寝室钥匙也不可能进来。

  自从中午在陶冰儿床上发现来历不明的旺仔小馒头后,方媛就有意识地将寝室大门反锁。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陶冰儿颤巍巍地走出来了,依然只穿着睡衣。

  三人站在电脑旁呆呆地站了十几分钟,也没有理出个头绪来。

  风很冷,虽然关闭了所有的窗户,方媛还是能感觉到寝室里有寒冷的气流轻轻流动。

  “别管了,关掉电脑回去睡觉吧!”

  方媛想关掉电脑,按了几下开关都没成功。

  “咦,这电脑,有鬼了……”方媛嘀咕了一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陶冰儿的脸色愈发苍白了,身体颤动的频率更加快了。

  方媛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纠正,“我看这电脑是中了病毒,这年头,只要上网,到处是病毒!”

  她直接关掉插座的电源开关。

  “这下总可以了吧,走吧,都回去睡觉吧。”方媛故作镇定,其实她的心里也有些发虚。

  如果这样那电脑还能运行,那才真是见鬼了!

  三人回到卧室,苏雅似乎睡得很香,对她们不闻不问。

  各自脱衣上床,躲进被窝,谁也不想说话。

  没多久,卧室里又响起徐招娣的鼾声。

  陶冰儿却睡不着。

  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中,她瞪着眼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她看不清天花板,虽然离她的眼睛仅有两米的距离。

  其实,她也没指望能看清什么,她只是不想闭上眼睛。

  她怕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秦妍屏自杀那幕血淋淋的场景。

  但是,黑——眼前太多的黑,她感觉不到光线。这与她闭上眼睛的效果差不多。

  所以,在黑暗中,秦妍屏还是出现了。

  她的手腕还在滴血。

  她在对陶冰儿笑。

  可能是血已经流得太多的缘故,她的笑容很难看。粘在头骨上的那层失去血色的脸皮仅仅是抽搐了一下,就算是笑过了。

  陶冰儿吓得呼吸都停止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甩了甩头,想要摆脱眼前的可怕景象。

  仿佛是倒映在水中的容颜,微微震荡后又收敛起来,依然还原成她所熟悉的秦妍屏。

  陶冰儿总算明白,她无法摆脱她。

  秦妍屏是特意来找她的。

  秦妍屏被她气哭了,“呜……陶冰儿,连你也嫌弃我……”

  陶冰儿嘴唇哆嗦着,“我不是那意思……我不嫌弃你……”

  秦妍屏笑了,惨白的脸皮挤满皱纹,如一个苍老的巫婆般,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嫌弃我,我们是死党嘛!”

  陶冰儿拼命地点头。

  秦妍屏身子一矮,钻进了她的被窝。

  以前,她们两个经常睡在一起的。两人的身材都比较娇小,正好能挤在一张床上。

  陶冰儿的手触摸到秦妍屏的身体。

  秦妍屏的身体,特别的冷。

  陶冰儿仿佛感觉到她浑身直冒寒气,冷得她直打哆嗦。

  “怎么了,你很冷?不要紧,我抱着你睡,这样,你就不会冷了!”

  秦妍屏以前就喜欢搂着她睡。

  她甚至还叫陶冰儿为“老公”。

  搂住陶冰儿的,似乎不是秦妍屏,而是一条冰冷的大蟒,缠得她透不过气来。

  “不……要……”陶冰儿竭力挣扎。

  秦妍屏似乎明白了,“哦,原来,你还是嫌弃我!”

  这次,陶冰儿连辩白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妍屏似乎很伤心。

  但她的伤心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她开心得大笑起来,“是我心急了!反正,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来找我了!”
 

 


  65

 

  秦妍屏笑得很疯狂,眼睛里射出恶毒的光芒,刺得陶冰儿不敢直视。

  秦妍屏的笑容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笑容,甚至可以说不像是一个“人”的笑容。

  陶冰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如此疯狂、恶毒、放肆,笑得她毛骨悚然,心里直打鼓。

  问题是,秦妍屏说的话比她的笑容更恐怖。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找她?她已经死了!她的意思,自己也快死了?!

  这怎么可能?

  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紧紧束缚着陶冰儿,她感到喉咙里进出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仿佛被窒息般无法呼吸,身体的各个部位渐渐变得沉重起来,沉重得她根本挪动不了。

  她想伸手,手伸不动。她想蹬腿,腿蹬不了。她想张嘴叫,嘴唇张不开。

  她的身体仿佛被石化了,不能动弹,唯有那颗脆弱的心脏还在“怦怦”地自动跳跃着。即使是这跳跃,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跳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弱。她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等死。

  是的,等死。

  就这样默默地等待死神的降临。

  她试图反抗,却无处下手,如同植物人般。

  她不甘心,集中所有的精神力意志力,竭力大叫了一声。

  “啊!——”

  她终于叫出声音了!却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大的音量,低得只有她自己能听清楚。

  在她叫出来的那一刹那,她的身体能动了。

  她的手脚接触到一些软绵绵的东西。

  是被子。

  原来,刚才是在做梦——噩梦。

  现在,陶冰儿梦醒了,全身在冒汗——冷汗。额头、手心、脊背、脚掌,全是汗,湿漉漉的。

  她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无穷无尽。

  她看不清黑暗中的物体,正如她看不清自己的命运。

  然后,她转了个身子,发现自己的被子空出一大块,空出的地方被窝凸了起来,似乎——似乎刚刚有人睡过。

  陶冰儿怔住了,仿佛突然被人抽了一鞭子。她记起来了,以前,秦妍屏和她睡在一起的时候,被子的形状就是这样子的——秦妍屏睡觉时喜欢将脚拱起来。

  难道,刚才不是做梦?

  不,那的确是个梦!

  但是……

  但是,怎么会做那种梦?

  不会是秦妍屏的亡灵来托梦吧?

  亡灵托梦的传说,在民间流传甚广,深入人心,要说完全是空穴来风,无稽之谈,怎么也不能讓人信服。

  据说,亡灵托梦,一向很准。最经典的莫过于《三国演义》中已死的关羽与张飞两人托梦给活着的刘备,告诉他兄弟即将团聚。结果,刘备自知来日不多,托孤于诸葛亮。在一海之隔的日本,战国时代的枭雄丰臣秀吉临死时,梦到他以前侍奉的主人织田信长,拉着他要他过去。

  难道,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一想到这,陶冰儿就浑身发冷,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的感觉吞噬了她。

  是恐惧的感觉,来源于她的内心深处,对死亡本能的恐惧感。

  陶冰儿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地下坠、融化,仿佛坠入十八层地狱中,融化成一摊血水。

  她再次尖叫出来。

  这次尖叫声的音量远超过刚才的那次,441寝室的所有女生都被她惊醒了。

  灯亮后,女生们看到陶冰儿缩在床铺的角落中颤栗不已,面色苍白,嘴唇发青,脸上冷汗淋漓,似乎刚从寒冷的水池里捞上来一般。

  她怎么冷成这样?

  方媛披衣下床,走到陶冰儿身边,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

  “陶冰儿,不要紧吧,是不是做噩梦了?”方媛帮她把被子裹紧。

  陶冰儿点了点头,用被角擦拭脸上的冷汗。

  “没事,不过是个噩梦,不要怕。”

  “可是……”陶冰儿的声音有些颤抖,没有说下去。

  陶冰儿被噩梦吓到了。

  方媛脑筋一转,有了主意,笑着说:“陶冰儿,你也是的,没听说过那句话,梦是反的?”

  “梦是反的?”陶冰儿似乎也听说过这么一句话。

  徐招娣也说:“是啊,在我们那里,都是这样说的,如果你梦到丢钱,反而会得到意外之财。如果你梦到噩运连连,结果肯定是吉星高照顺风顺水呢。”

  “但是……”

  “没什么但是,都是这样说的,所以,不要担心,也不要去想了。”方媛扶着陶冰儿躺下。

  陶冰儿却不想睡了,拉住方媛的手,说:“方媛,你陪陪我好吗?”

  “好。”

  方媛躺到了陶冰儿身边。

  陶冰儿的身体很冷,虽然她在竭力控制,依然不断地打哆嗦。

  她搂紧了陶冰儿,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

  这招果然有效,陶冰儿蜷缩在她怀中,颤栗缓缓变弱,最终消失。

  陶冰儿的身体不再冰冷,体温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方媛知道,陶冰儿之所以这么冷,不仅仅是由于她的身体,更多的是她的内心。她能温暖她的身体,却不能温暖她的内心。

  每个人都是一座壁垒森严的城堡,谁也无法真正进入。

  除了你自己,别人永远无法真正地了解你。正因为如此,知己才显得可贵,尽管所谓的知己仅仅是在某一方面和你合拍。

  方媛也进不了陶冰儿的内心。

  她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去感受、劝慰她。她只希望,她的朋友们,能开开心心地度过每一天,此外无它。

  陶冰儿沉默了很久后才幽幽地问:“方媛,你信命吗?”

  “命?”

  “是的,命!”

  “我不知道。”

  方媛的确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信还是不信。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说,一切都是有形的、物质的,但是,现代科学并不能解释一切。比如,如果宇宙的万物都是质量守恒,那些消失的物质到哪去了?天文学家提出“黑洞”说,说“黑洞”吸引掉了那些物质,可这种学说至今都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

  “我信!”陶冰儿又加了一句,“所以,我也信笔仙!”

  “笔仙?”

  “嗯,笔仙!我以前玩过,很灵的。你玩过没有?”

  方媛摇了摇头,笔仙虽然在学生中很流行,她却一直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对于自己不清楚的东西,最好的办法是远离它。

  陶冰儿咬了咬牙,“我想请笔仙,问它些问题。”

  “请笔仙,这种时候?”方媛望了望徐招娣与苏雅。

  在日光灯的照耀下,441女生寝室如白昼般明亮,女生们根本就睡不着。她有些奇怪,以往这种时候,苏雅肯定会呵叱,可今天她竟然一直没有作声,闭着眼睛在假睡。

  “怎么样?你帮帮我!”陶冰儿一脸渴望。

  “我帮你?”

  “当然,请笔仙要两个人的。”

  “可我不会啊。”

  “没关系,我教你啊。”

  方媛实在不愿意,却不好拒绝陶冰儿。她隐隐听说,请笔仙是一种很邪门的游戏。这些日子,发生在她身上的邪门事情够多了,她不想碰这个。

  “那,什么时候?”

  “现在。”

  “现在?”

  “现在!”

  方媛对着徐招娣做了一个眼神,希望她能劝阻陶冰儿。

  徐招娣劝她:“陶冰儿,我看,还是改天吧,现在天气这么冷,你的身体又……”

  “我的身体没事,如果是朋友的话,就帮我这次!”陶冰儿的态度很坚决。

  方媛没办法了,只能依着陶冰儿。

  看来,陶冰儿心中也和她一样,有着太多的疑惑。只不过她是把这些疑惑压在心里,慢慢地求解,而陶冰儿却妄图通过笔仙这种虚幻的游戏来寻求答案。

  她只希望,这次请笔仙,不要出什么意外,有一个好的结果。
 

wWW.52dwX.COM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