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校园鬼故事>

女生寝室1(14)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3-09 关注:1426人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24

  方媛找到陶冰儿她们,在那家“好口福”快餐连锁店匆匆吃了点饭。上午玩得有些累,众人都有些倦意。虽然不知道沈瞎子对其他三位女生解梦时说了些什么,但看得出来,陶冰儿与徐招娣的心情不错,联想到沈瞎子对自己的解梦过程,猜想她们的心结在沈瞎子的帮助下肯定有所舒缓。只是一向纯真娇气的秦妍屏似乎有些闷闷不乐,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四人回到医学院,回到441女生寝室。苏雅不在寝室里,这倒没什么好奇怪的,她如果老老实实地呆在寝室里才令人奇怪呢。众人各做各的事,睡觉的睡觉,上网的上网,听歌的听歌。方媛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很清楚,休息一会后独自去找班主任秦月老师。

  秦月没有结婚,一个人住在医学院里面的教师宿舍,一室一厅,面积虽然小了点,可是自在。方媛没费多少功夫就找到了她的住处。门铃响后,午睡刚醒的秦月开门讓方媛进去。

  秦月的卧室布置得很简单,一张淡绿色的大床占据了大半的面积,上面铺了席梦思,柔软舒适。床头边是一张暗红色的梳妆桌,古色古香。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梳妆桌靠近床头的这边摆了台长城品牌电脑,从摆放的位置与方位来看,秦月是躺在床上上网的。除此之外,稍大点的物件只有床对面的那台彩电了。

  秦月有些不好意思,“就坐床上吧,房间太小。”

  方媛笑了笑,“原来老师你也喜欢上网啊。”

  “呵呵,我比你大不了多少。”秦月倒也没摆老师的架子,把方媛当作妹妹般,“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为了441女生寝室里发生的事?”

  “也不完全是。”方媛停了一下,理想思路,“既然老师想知道,我先把441女生寝室昨天发生的事情说给老师听吧。”

  方媛将自己进入441女生寝室后发生的一系列怪事一五一十地告诉秦月。她说得很慢,也很仔细,包括自己与徐招娣看到不同性别的鬼影、五个女生都做了噩梦,其中四个女生都梦到跳楼自杀的女生程丽,连今天上午一起去找沈瞎子解梦这些细节都没有遗漏。

  秦月随手拿出个小本子,不时记录几句,认真聆听,中间没有插话,以免打断方媛的思路。等方媛说完后,她问了几个问题,确认其中几个关键的细节没有听错。

  “这么说,441女生寝室里的确有古怪,那些可怕的传说并非空穴来风了?”秦月若有所思。方媛她们是她的学生,她有责任去关心她们的生活与思想。

  秦月想了一会,一时也理不清头绪,问:“方媛,你有什么看法?”

  方媛早就料到秦月会有此一问,胸有成竹,说:“老师,我认为,魔由心生。441女生寝室里发生的这些怪事,多多少少都与自杀的女生程丽有关。能不能从程丽的死因来入手调查?如果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调查清楚了,解开大家的心结,那些传言就不攻自破了。”

  “程丽的死因?她不是自杀的?”

  “可是,谁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是自杀的啊?就算是自杀,她又为什么自杀?医学院至今还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这倒也是。”秦月知道医学院对程丽自杀的原因一直讳莫如深,没有公布。

  “所以,我想请老师帮忙调查。毕竟我只是名学生,能力有限,学生的身份也很难获取有关信息。”

  秦月点了点头,“不错,这件事,我来做比你方便很多。方媛你倒考虑得蛮周到的嘛。”

  说完,秦月看了一下时间,两点二十分,还有十分钟就要上班了。刚开学,班级里一大堆的杂事等着她处理呢。

  秦月收拾房间,出去上班。两人走到门口时,秦月发现方媛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期期艾艾地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又不好意思说。

  “方媛你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方媛的脸泛起红晕,吞吞吐吐,总算鼓足勇气说了出来:“老师,我家里比较困难,所以,想找个勤工俭学的兼职,但我在南江市里又不认识什么人,想请老师帮忙。”

  原来是这么回事,秦月摸着方媛的头笑了,“傻丫头,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有什么难为情的。我想想,嗯,我们医学院的图书馆兼职管理员怎么样?”

  “好啊!谢谢老师。”方媛欢喜得差点蹦了起来,原以为很困难,谁知道会这么顺利。

  “你别高兴得这么早,介绍你去倒不难,怕就怕你自己不能坚持做下去。”

  “老师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吃不了苦的人。”

  “不是吃苦,是……”秦月突然停住了,似乎想要找个准确的词语,但没找到,“我也说不清,这样吧,我写个条子,你拿给图书馆的管理员吧。详细情形,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你自己去看吧。”

  秦月翻出纸笔,很快就写好,交给方媛。两人在校园里分手时秦月再次叮嘱她:“无论看到了什么,都要镇定点,没事的。”

  一开始,方媛还以为秦月对她说这番话是因为441女生寝室出现的怪事,直到见到那个奇怪的图书馆管理员后,她才明白,自己会错了秦月的意思。

  南江医学院的图书馆离教学楼并不远,顺着美丽的月亮湖走过去,再穿过幽静的小树林,就可以隔着篮球场望到了。

  “方媛!”似乎有人在叫她,一个男生的声音。

  方媛扭头一看,是那个自命不凡的健壮男生唐天宇在篮球场上叫她,身边还有几个队友笑着起哄。

  方媛没理他。他脸皮也够厚的,全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小跑到她身边。

  “嘿,方媛,不记得我了?”

  方媛瞪了他一眼,低声说:“你就不怕在你同学面前丢脸?”

  “嘻嘻,不怕,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追美女嘛,有什么丢脸的。”

  “无聊!”

  这种人,给他三分颜色,他就敢开染房。方媛对他无计可施,只得加快脚步迈入图书馆。

  上到三楼,走进阅览室,里面静谧祥和。偶尔有人走动,也是脚步轻轻,生怕打扰其他看书的学生。唐天宇毕竟是医学院的学生,在阅览室里也不敢太放肆,不再嬉皮笑脸,尽量不发出声音跟随着方媛。

  方媛把秦月的纸条递给里面一个戴着眼镜的管理员看。管理员看完后将门打开,放方媛进去,毫不客气地把唐天宇关在门外。

  “他现在不在,你到他休息室里等他吧。”

  管理员说的“他”是哪个?是秦月老师托付的对象吗?

  方媛没有多说,从一排排书架中走过去,走进管理员所指的小房间,推门。门是虚掩的,她慢慢走进去。

  小房间里摆了一张单人床,除此之外,全是书。与外面的藏书的种类不同,这里面的书几乎全是心理学、哲学书,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在她眼前晃动:弗洛伊德、巴甫洛夫、黑格尔、尼采等等。

  方媛抽出一本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很快,她就沉入了里面的奇异世界中。

  方媛看得十分入神,以至于根本没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后来,小房间的光线渐渐地黯淡下来,书上面的字迹终于看不清了,她停下来。

  然后,她看到了一双眼,浅蓝色的瞳孔,幽静而深邃,没有一丝感情的色彩。这么热的天,那人竟然穿着厚厚的黑色风衣,如一座石雕般伫立在黑暗的一角,悄无声息。

  25

 

  眼前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诡异的人,方媛没有心理准备,差点叫出声来。还好,她最近遇到不少诡异的事情,以至于她本能地掩饰自己的恐惧。很快,她心绪平静下来,想起了自己坐在这里的目的:等待秦月老师的朋友。

  他就是自己在等的人?

  秦月老师的朋友,竟然是这种样子?

  方媛没有说话,缓慢将目光投向他。她的眼神和他的眼神在空气中相遇,交错,融合。黑衣人的眼瞳迷人,如幽深的海水,深不可测,散发着瑰丽而神秘的诱惑光芒,令人心醉。一阵眩晕袭上方媛的心头,似乎想要昏睡过去,沉迷其中。她猛然一惊,移开视线,不敢再和黑衣人对视。

  一个质感阴沉的声音轻轻飘来,“你害怕?”

  方媛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上下打量了下方媛,说:“你很紧张。”

  方媛不习惯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眼神,讓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将自己的衣服脱光了,裸着身子呈现在他面前。

  她想离开,尽快离开。

  这时,她突然想起秦月老师那番话:介绍你去倒不难,怕就怕你自己不能坚持做下去。不是吃苦,是……

  现在,方媛才明白秦月老师说这番话的原因。

  “我看,你还是回去吧。”黑衣人的声音里仿佛有几丝嘲讽。

  “不,我需要这份工作!”方媛鼓足勇气,抬起眼来望着黑衣人。

  黑衣人似乎有些惊讶,他显得有些憔悴,眼神开始黯淡下去,没有与方媛对视。

  “你确定?”

  “确定!”

  黑衣人的声音有些疲惫,似乎又有些欣喜:“那好吧,你每天晚自习后来图书馆帮我整理图书吧。”

  停了一下,黑衣人又加了一句,“还有,周末白天也要来。”

  方媛用力地点了点头,“没问题。”

  黑衣人靠着床边坐下来,抽出床下面的樟木箱,翻出一件厚厚的军大衣,看那情形,他似乎很冷,全身在微微颤抖,还想加衣服穿。

  “老师,你没事吧?”方媛问。

  “没事。”黑衣人咳嗽了几声,脸色益发显得苍白。方媛注意到,他的脸颊深陷,过多夜生活的年轻人就是这种脸颊。

  他难道也是过多了夜生活?照理说,他应该不是那种懵懵懂懂精力过剩的人,如果不是过多了夜生活,起码也是熬多了夜,睡少了觉,生物钟紊乱。

  最终,黑衣人还是没有穿上那件军大衣。咳嗽了几声后,他止住了颤抖,身体恢复得和平常人一样。只是他的身体太瘦削了,仿佛医院里的重病号。

  “我叫方媛。”

  “萧静,你可以叫我萧老师。”

  “萧老师,你的身体……”

  萧静打断了方媛的话,“我的身体没事!”

  “那……”方媛望了一眼窗外。天已经黑了,医学院里的建筑在夜色中模糊不清。一些地方幽幽地亮着灯,昏暗的灯光无力穿透医学院里的沉重夜色,瑟缩成一团,显得晦暗而幽冷。

  “那我先回去吃饭了,晚自习后再来。”方媛的肚子有些饿了。

  “你是新生吧,昨天是不是没睡好?今天不用来,好好休息一晚吧。”即使是关心的话,从萧静的口中说出来,仍然是那种冷冰冰的感觉。

  他怎么知道自己没睡好?他看到了自己的眼圈?这么暗的光线,他能看清自己脸上的轻微眼圈?

  方媛有些疑惑,萧静这个人有着太多神秘的地方。她知道问也没有答案,他不想说,也不会说。刚才,他就因此故意打断自己的问话。他的身体,明明有问题,偏偏强调自己身体没事。

  “那——我走了。”不知为什么,方媛突然感到这个小房间非常郁闷,迫切地想离开这里。

  “等一下。”萧静走到她刚才看书的地方,把弗洛伊德的那本《梦的解析》递给她,“这本书,你可以拿回去看。”

  方媛接过书,拿好,道谢:“谢谢你,萧老师。”

  萧静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不用,我看你看得很投入。只不过,弗洛伊德在这方面的成就很一般,你也不必太相信他的理论。”

  方媛吃了一惊,听萧静的语气,他对弗洛伊德的这本心理学巨著《梦的解析》并不感冒。是狂妄,还是真有见地?

  她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想继续问下去的冲动。不管怎么样,自己顺利地找到了个不影响学习的兼职,以后有的是机会了解萧静老师。

  走出萧静的小房间,藏书室里显得有些幽静,一本本图书斜斜地躺在书架上,如一道道迷宫的大门,等待他人的开启。这时是晚饭时间,阅览室里的学生并不多,那名放她进来的图书管理员也不见了,估计是下班回去了由萧静来接替工作。

  走到藏书室门口,方媛怔住了,铁门锁住了,她出不去。萧静肯定有钥匙,她还得回到他那个小房间去。

  方媛只得回头,自己的脚步声清脆而绵长,在空荡荡的藏书室里孤寂地回响。阅览室里有几个学生被她的脚步声惊动,目光从厚厚的书本中移到她的背影上,惊奇地望着这个美丽而沉静的女生。

  在小房间的门前,方媛停住了。门还是虚掩的,她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咚——咚——咚”,似乎不断有东西摔在地上,沉闷厚重。“咚咚”的声音的连续性越来越快,继而混成一团,夹带着一些金属摩擦瓷砖的尖锐声音,刺激着方媛的耳膜。

  她有些害怕,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等着她。萧静这个人本来就显得可怕,他似乎能看穿别人的心事,性格又孤僻固执。她记得自己以前看过一本有关犯罪学的书,上面对罪犯的性格分析里面就提到,越是孤僻固执的人越容易心理变异做出不可思议的犯罪。比方说英国那个轰动一时的儿童尸骨案中,那个独居的老男人,他的花园里竟然埋藏了十几具儿童的尸体。

  然而,她还是屏住呼吸,提心吊胆地把门轻轻推开。萧静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双手抱头,不停地翻腾。他的身体似乎在抽筋,痉挛不已。几个书架被他翻滚的身子撞得歪歪斜斜,金属制成的支架在瓷砖上划出一道道痕迹,原本整整齐齐的书籍一本本地掉了下来。

  羊痫风?这是方媛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但是,她很快否认了这个看法。萧静没有口吐白沫,身子并没有明显的抽搐,更像是一张绷紧了弦的弓。他的情形,更像是头痛。

  她拉亮了灯,看清了萧静的眼。此时,萧静迷人的浅蓝色瞳孔里隐隐泛出些赤红的颜色——这是发疯的前兆。

  “药……”她听到萧静痛苦的呻吟。

  方媛走近萧静,本想把萧静扶起来。可他的手一抓住方媛的手就不放,指甲刺破了她的皮肤,掐进肌肉里面,一丝殷红的鲜血缓缓地流了出来。

  “药……兜里……”萧静重复了一遍。

  方媛把手伸进他的上衣口袋,她触摸到的身体似乎全是骨架,硬邦邦的,根本就感觉不到柔软的脂肪,这讓她联想到骷髅。

  翻了一会,方媛总算找到一小瓶白色的药丸。她倒杯温水,扶着萧静的头颅,喂了几次,终于讓他服下去两粒。

  服下药后没多久,药效发挥,萧静渐渐恢复。

  “谢谢你。”萧静身体虚弱得很。

  “不用客气。我本来是回去的,但铁门锁住了。”

  萧静勉强笑了笑,“你看我这记性。”

  说完,他挣扎着站起来,步伐蹒跚,似乎想走出去帮方媛开门。

  方媛有些担心,怕他摔倒,“萧老师,你在这休息一会吧。把钥匙给我,我自己去开门,然后给你送过来。”

  “不用!”萧静的态度特别坚决,“我说过了,我没事!”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小房间。萧静的身体虽然虚弱,性格却坚毅,坚持走到了铁门处,掏出钥匙,手哆嗦着,试了几次才把铁门打开。

  方媛从萧静身边越过的时候听到他重重的喘息声。一直走出阅览室,她才回头,萧静瘦弱的背影在藏书室里的幽暗灯光中显得格外萧索凄凉。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