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回家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5-11-06 关注:1092人

我爱短文學網

 
一首老歌《常回家看看》唱得我热泪盈眶。对现代人来说,常回家看看不仅仅是一句恳切的叮咛,更是一种严肃的责任。在人们的心目中,家,向来都是生命中最温暖的地方。家里有父母厚爱,家里有兄弟情深,家里有岁月割含不断的浓浓亲情。
        小时候,心里没有家的概念,因为我们都不曾离开过家,家就在我们身边,就在我们眼前,触手可及,于是便不想家。那低矮的老土屋,那被岁月的风烟熏黑的厨房,那喧闹、狭隘的小庭院,似乎是与我们的生命须臾不可分离的所在。我们在老土屋里嬉闹,在老土屋里做梦,很香甜的梦,因为有母亲温暖的怀抱;乌黑的厨房,一口大铁锅,煮地瓜、熬稀饭,熬过了多少清贫的日子。那时,父母年轻而又勤劳,几亩薄田,也能把到处漏风的日子填补得妥妥帖帖。我们这些孩子,就像一群麻雀,成天在屋檐下叽叽喳喳,无忧无虑地跳跃歌唱,完全不理会家里的艰难和爹娘的辛劳。
        家,好像一棵常青的大树,站在我们面前,风吹不倒,雨淋不透,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鸟儿,就知道钻在枝头,唱自己的歌或做自己的梦,在大树的荫庇之下眺望未来。
        十年后,我们来到城里求学,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这时候,家的概念才逐渐清晰,回家,成了我们一月一度的盼望。掰着指头算时间,口中不自觉念念有词:过了星期三,一天快一天。希望让时间的轮子飞转起来,让月尾的周末一下子降临,好带给我们这些在外的学子回家的欢心。
        终于回家了,一踏进家门,感觉心快要跳出来了,大声地叫着喊着,娘,爹,放下书包,直奔厨房。娘扎个大围裙,正在择韭菜,鸡蛋打了一碗,正为儿子的到来准备一次像样的午餐。中午包饺子,晚上喝菜汤,院子里飘着欢声笑语,飘着芝麻油的香味。母亲也不怎么问我的成绩,只是反复叮嘱我,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不再像你爹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侍弄几亩坷垃地。我很认真地点点头,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努力,不辜负爹娘的希望。寒假里加夜班没有电灯,在昏黄的煤油灯下,背历史写单词,经常熬到半夜。因为在自己家里,我们感觉不到寒冷,父母殷切的目光就是我们心底温暖的炭火。我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小船,正停靠在家的港湾里,天天加足马力,时刻准备着启程、扬帆,似乎明天就要走向大海,驶向未知的远方。
        二十年后,大学毕业在城市里安了家,娶妻生子,里里外外风尘仆仆,整天忙啊忙。有了新家,自己原先所在的家,似乎就成了父母的家,习惯都称作老家;一忙起来,天天就知道回自己的家,而回老家的次数就少了。有了新的忘记旧的,人,怎么就这么容易弃源忘本呢?回家看看吧,回家看看,趁着老父老母都还健在,趁着自己还能迈动脚步,还能找到回家的方向,还能认得回家的路,他们都盼着你回家,老家的路、老家的桥、老家的庭树和茅檐,都眼巴巴地等着你呢。
        看见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又站在路口张望,那目光里,装着期盼,盛着牵挂,写在脸上的是一言难尽的关爱,我就好大一阵内疚,滚烫的泪不禁蒙住了双眼。饭菜上桌,父亲收工回家,脸上漾着深沉的喜悦。回来啦,大老远的,回来一趟不容易,就多住几天吧。父亲话不多,但句句都像烙铁一样烙在我心坎上。这几年兄弟们一个个外出打工,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每一次都是来去匆匆,聚少离多成了生活的常态。子女有什么用呢,再多的儿孙,有时也免不了让年迈的父母身边冷清,这是为人子女的不孝啊。走在空荡荡的老街里,以前鸡鸣狗叫人声喧嚷的景象一去不复返了,留守的老弱病残在西风透凉的角落里瑟缩,就像枝头的黄叶,不知哪一天就要飘落街头,沉入泥土。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品味回家的滋味,心里五味杂陈。人活在世上,心里难得片刻的宁静。你寻寻觅觅,孜孜以求,披星戴月,风雨兼程。要抓住一切机会攀登高峰,要全力以赴拼搏职场,摸爬滚打精疲力竭,以求过上梦寐以求的好日子。但是,好日子像泥鳅,一不留神就溜走了,你怎么也抓不住,抓不住的还有时光的手,还有美丽的青春年华。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了这个混沌的世界,自以为赚得盆满钵满,风风光光,结果却忘记了回家的路。
        少小离家老大回,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叹吗?
        回家过年,喊北漂的女儿,女儿怎么也不愿意回去,说,我没有老家,你们在哪里,哪里就是我的老家。家谱上没有女儿的名字,老院里没有女儿的房间,男权社会里,女孩地位低,上不得席面,进不得家谱,所以,在女儿的心目中,老家的概念早已淡化甚而荡然无存了,这能怪谁呢?
        回家,不仅是一种习惯一种风俗,更是一种文化,一种最具中国特色的文化。
        三十年后,父母先后离我们而去,没有了父母的爱,没有了亲人的牵挂,家,还是原来意义上你魂牵梦萦的家吗?老家,几间老屋,也在岁月的风尘里慢慢坍塌了。年过不感的我,不知为什么,一说回家就老是头重脚沉,也是回一次少一次了。家嘛,想想就心酸,看看就心痛,老家里剩下什么呢?生锈的铁锄在一个寂寞的角落里咀嚼布满灰尘的岁月往事;腐朽的木窗在阴冷的风中回望过去那些一去不回的背影;被草木的香烟熏黑的厨房还在,烟囱里却再也不见了袅袅的暖暖的炊烟;两棵弯脖子的老榆树还在,绿叶落尽剩下凛凛的枝条在窗前好像在向我无奈地摆手。
        这还是我想着念着要回来的家吗?回家,在清明时节纷纷细雨里回家;在年关雪花飘飞鞭炮声声里回家。老家里还有祭祖的祠堂,还有父母的坟茔,还有父老乡亲还有兄弟亲情。此刻的家,已经凝结为一种精神的符号,一种思想的图腾,没有家,你将会失却整个的心灵世界。
        所以,不要把自己变成不系之舟,随风飘荡任意东西,心里若没有了精神的灯塔,任是钢铁之船也会在风浪里沉没;不要把自己变成流云游子,生命若失去了坚韧的根蒂,再飘逸的云朵也会在一个夜晚随风飘逝。
        每个人都是一只候鸟,生命里装着春夏秋冬,知道在哪一个季节里寻哪一片土地憩息;每个人都是故乡田野里的一棵青葱的小草,懂得在春天来临的时候,把自己的家染得翠绿翠绿。回家,想我的小桥流水,那是流淌在心底的一脉暖暖清泉;回家,想我的堂上乳燕,嘤嘤燕语,那是我飞翔在心里的最轻快的歌谣。回家,不用给自己找一个理由,路就在心田里躺着呢。
        回家,才得一颗宁静的心,细数那些幸福温暖的时光;
        回家,才得一颗安然的魂,聆听那些清心美丽的天籁。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