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舟曲的冬天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6-09-22 关注:371人
wWW.52dwX.COM

  寒风四起,霜叶几许。葭月舟曲,冬已深。

  不是北国的千里冰封,也不同南疆的湿潮阴冷。舟曲的冬天,自是独树一帜。细细想来,似是自我记事之时,便大抵如此。慵起的早晨,煤炉的红炉火慢慢熄灭,一丝丝寒意从窗缝中溢出来,慢慢流满安静的小屋。窗外北风呼啸,狂舞的柳枝却还带着几缕青黄的树叶,远远望去,便如一树新绽的嫩芽,让人恍惚间忘记了寒冷的北风,只道是春寒的料峭。

  路边的青瓦墙上,探出一丛高大的月季。在风中摇摆的枝叶在低温的淬炼下愈发显得苍翠,一朵迟来的花苞,已然是无法柔嫩的打开,却依旧不甘的坚守在枝头,装扮着些许微微黯淡的粉紫色。

  上午十点,太阳才懒懒的在山边露出头来。虽说冬阳不比夏日,却明朗的愈加亲切,把温暖照拂在小城的白山黑水,还有形形色色男女老少身上,正如在茶杯的白水中慢慢晕开的普洱一般,让融融的暖意一点点的冲淡了霜天的寒气。沿着山坡足,顺着沟壑,大约是山洪冲击扇的平缓地带,往往就有着这么一个或大或小的村庄。远远看去,一排排的红砖农家小楼栉比如鳞,间或星点光芒闪耀,那是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的太阳灶,大多都是放置在被称为“耳房”的平房顶上。假如你走进看,或许还会发觉还有一把天长日久被熏得乌黑的茶壶搭在上边,茶壶里蒸煮着浓浓的、厚厚的伏茶,那是舟曲人极为喜爱的佐餐茶。太阳越升越高,整个村庄已经完全褪去了严寒的暗影,变得光明而发亮,青瓦、红墙,还有那家家户户一排排的金黄,那是晾晒的玉米,一挂挂的红艳,那是悬挂的辣椒,在阳光的沐浴下,整个村庄颜色显得愈加分明。村庄的最下边,靠近河岸的地方,一般便是庄里人的耕地了。在这村庄中最低、太阳莅临最晚的地方,现在也是一片金辉照耀。一片片刚刚探出头的冬小麦星星点点的涂抹着绿色的痕迹,盎然着冬日独有的生机。田边,是几棵苍劲虬曲的老柿子树,乌黑的枝干上,悬着一个个红彤彤的小柿子,远远望去,便如一副水墨画成的红梅凌寒图。

  田边的一头是一道青石筑成的河堤,堤侧从上到下依次并排着高低不同的、层次分明几条水印,记录者夏潮的浩荡和秋水的清浅。远远的龙江沿着堤下河床的中间,从上游曲折而下,浅淡的碧水缓缓的,好像已经停滞了流淌,清瘦的凝聚在白石砂砾堆满的河滩,带着河岸边的树影和间或飘过的黄叶,微微起伏。以往淹没在滚滚江水下的河石,现在都个个露出了峥嵘,河中间的没有中流砥柱的澎湃,只是温柔的让江水悄悄的画个圈儿,从身边绕过去,间或把留恋的水波化成了平齐河面的镶冰边儿。河边的石头却好像并不甘于冬日的安逸,淘气的把江水分出一支来,清亮的便如山溪般,依依招摇着淡黄色水底上,一团团油绿的丝藻。

  “不覩白日景,但闻寒鸟喧”。时间才到下午三点,太阳便已经不耐烦的趴在了山边上。寒意随着大山的影子越拉越大。半空中几声略带悲凉的呀呀鸟鸣,划破了冬的沉默。抬头看去,山腰边一群寒鸟盘旋成一道黑色而又参差的圆圈,不久又忽喇喇的停在褐色的山坡上。寒鸟,这是舟曲人的称呼,至于这种和乌鸦形式而体型略小、鸣声不同的鸟儿,真名是什么我却也不清晰。只知道这“寒鸟”在平常的城里是很难看见的,只有这严寒的冬天才会见到他们成群结队的在田里村边出没,想是冬天深山食物匮乏才来到人类活动的范围,随寒而至、因冷而鸣,才被人们称作是寒鸟吧。

  随着最后一抹余晖消逝在被称为笔架的南山西南后,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华灯初上,霓虹绚丽,却再也吸引不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七点过后,本就不算喧闹的冬季大街更是显得冷冷清清。几家墙面上伸出来的银白色的烟筒上,青烟渐浓,终于溶在愈来愈重的夜色中。若是在十年前,我一定会冒着不算寒冷的夜寒,去静静的观看那一天格外清朗明亮的星斗,看着西歪的猎户慢慢隐去,东升的太白越来越明。而如今这一切,伴随着城市的灯火已经是难得一见。星空下的毛头小子,也变成了随晚来霓虹归来的倦怠容颜。

  这便是舟曲的冬,或有不复昔年之处,却依旧熟悉的冬天。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