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因为孩子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8-10-12 关注:342人

“金桂嫂,您家秋生把俺家大胖的爬犁摔坏了,还把俺家大胖的鼻子打破,淌了那么多血,您也不管教管教他。”莲叶站在半人高的土墙边,恼怒地向邻家院里说。

金桂正在院子里喂鸡,听到莲叶的话,把手中的高梁往地上一撒,两条眉毛刀一样竖起来,说:“莲叶,看在姊妹的份上,看在邻墙隔家的面儿上,我没好意思去寻你,你倒寻上我来了。真是马善有人骑,人善有人欺!”

“孩子打了人,还不让寻啊?你讲理不讲?”

“谁家孩子打了人?明明是你家大胖把俺家秋生的脸抓得净是血道子,衣裳也撕破了,你倒反咬一口,真是好意思!”

“谁不知道你家秋生是有名的小恶霸,专门欺负人。”

“谁不说你家大胖是个小土匪,打人骂人!”

两个女人靠在墙边,脸对着脸,喷吐着唾沫星子吵起来,仿佛是两只斗架的公鸡。

战争的引起者秋生和大胖从各自的家里跑出来,向着对方的院子里投掷石头瓦片。秋生扔出一块石头,正打在莲叶额头上,顿时出了血。莲叶惨叫一声,捂着脸坐在了地上,呼天抢地地哭起来。大胖一看娘受了重伤,抄起弹弓发射飞弹,差点击中金桂的头。

莲叶的男人二毛听到老婆的哭声,从屋子里出来了。女人吵架,男人们是不应该介入的,这是青草湖边的规矩。但是事态进展到流血的地步,也就顾不上规矩了。二毛蹿到墙根,把莲叶拉起来一看,天哪!白净净瓜子脸上血糊糊一片,二毛心中仿佛被戳了一刀。要知道,他和莲叶可是自由恋爱结的婚,小两口好得蜜里调香油哩。于是,不由地怒气冲冲,挽袖子攥拳头要上前参战。

“你赖不着俺,自己抓破脸,想赖着俺呀……”金桂还站在原来的阵地上,丝毫不甘示弱。

“好啊,打了人还不认账!”二毛的足下像安了弹簧,一个箭步冲上去,隔着墙,掮了金桂一个大嘴巴。

金桂一个后滚翻仰倒在地上,一把扯散了头发,没命地嚎起来:

“哎哟,二毛你个强盗,你打死我了……”

自家的孩子自家管,自家的老婆自家打,这也是青草湖边的老规矩。二毛的巴掌掮到金桂的嫩脸上发出的那声脆响引出来金桂的丈夫黑头。黑头五大三粗,为人极重义气,平日里与二毛也不错,光屁股时就在一起捞鱼摸虾,还从来没有翻过脸。今日他也忍不住了。

“二毛,你小子要寻死是不是?我的老婆自己都没台得打一下,用得着你来打?好吧,今天咱们就拼个你死我活吧!”

黑头抄起一柄鱼叉跳过墙来舍命,二毛也顺手摸过一张铁锹预备迎战。

局部战争就要扩大成全面战争了。这时,二毛家院子里涌进了一伙婶子大娘,连劝带拉地把战争平息了。

“哎哟哟,邻墙隔家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何苦呢?”

“小孩子打架没有真事,随打了随好,大人掺和进去就不值了。”

“就是嘛,以后谁还不见谁了?”黑头说。

“咱们两家一直相处得挺好,这是何苦呢?”二毛后悔自己刚才不该冒火。

这天夜里,两家夫妻都没有睡好。女人都对着男人使性子。原因自然是莲叶中了流弹,金桂挨了巴掌。

第二天早饭时,莲叶对着大胖说:“今儿个不准你下湖跑爬犁,在家做寒假作业。要是你再敢跟那个小恶霸一块儿玩,我就砸断你的腿!”

西边那家也在进行家庭教育,金桂对秋生说:“记住了没有?要是我再看到你和那个小土匪在一起跑爬犁,我就把你填到冰窟窿里去喂老鳖!”

一上午,秋生和大胖都没有出门,像关在笼子里的小鸟一样焦躁不安。

青草湖边的人家现在也都是独生子女,一个个都像心头肉一样金贵。下午,大胖要下湖跑爬犁,不让去就哭,莲叶说:“好吧,别和小恶霸一起玩,记住了?”

“记住了!”大胖一边高叫着,一边扛着爬犁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