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抒情散文>

杀年猪 儿时的回忆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8-01-02 关注:2189人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摘要:现在各大商场的物资供应非常丰盈,加之屠宰行业规模化管理,所以乡村人家普遍不再饲养年猪了。杀猪过年的情景成了一种掩藏在心底的奢望,到了寒冬腊月间又想起,那是对无情岁月的嗟叹,那是对生命成长刻骨铭心的忆念……天空灰蒙蒙一片,西北风呼呼地刮过瓦楞,飘飘洒洒的雪花似乎很不情愿的跌落到地面。寒冬腊月间,正值滴水成冰的酷冷时节,乡亲们为筹备年事而忙忙碌碌,春的气息在村落的上空飘荡弥漫!那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在村小上学,坐在教室里都能听到猪竭嘶底里的嚎叫。哦,这是谁家杀年猪了!

  ——写在前面的话
 

  村里张屠户家,有一口专门用来汤猪的大“木潲”,据说是用耐腐朽的桤木板材制做而成。高度一米左右,箍了三道铁圈,口径椭圆,里面可容纳五挑担水。“木潲”里猪毛的气息浓郁,斑驳的外观极具沧桑感,竟然连主人也记得不清楚了,这个木潲到底曾经汤过了多少头年猪!

  一闪上腊月,村里要杀年猪的人家特别多,一定得排队耐心等待,不论谁都得听从屠夫老张的安排!轮到谁家老张自然会提前通知,于是,杀猪的人家就会早早地把木潲抬回来放到自家院落,并且在旁边搭建一个挂猪的三角木架子。五根粗壮的洋槐椽,两两交叉栽到土里,另外一根做横担子。那些年过年杀猪,相对于普通农家而言算是件大事情,它关系到全家人未来一整年生活的滋润和阔绰与否。杀年猪要准备得非常充分,要干的活儿挺多的,汤猪时单凭凉水绝对是不行的,还需要滚烫的开水!厨房里灶膛的柴火熊熊燃烧,二尺二口径大“黑老锅”里的水沸腾翻滚,就连带耳小后锅里的水也蒸汽蒙蒙!

  老张来了,先吸一锅旱烟提提神,再到挂猪的木架跟前用粗大有力的手掌拍一拍立杆和横杆,凭着力量传递的感觉即刻便判断出木架子能否承受得住肥猪的重量。检查木架后,又到猪圈里看年猪的皮色和个头,再确定给木潲里加水的多少和温度的高低!他说,猪的皮色嫩水温当然得低,皮色老辣水温一定得高一“手”。质朴的乡村老艺人都身怀绝技,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个行业都有它特殊的规矩,屠宰行业汤猪的水温是按“手”作区分的。水温共分三手,所谓“一手”是手掌伸进水里一下就感觉烫得受不了,“二手”是两下,“三手”自然是三下了。

  那边准备就绪,这边来了几个青壮劳力,在老张的指挥下到猪圈里去抓猪。猪自从几天以前吃了一顿饱食之后,主家就再也不给倒食了,它好像预测到了末日来临,起先惊慌失措、躲躲闪闪,但它却怎么也逃不过人们七手八脚的捕捉!经过人和猪在圈里一阵博弈,终于两个人分别揪住了它像扇子一样的大耳朵,另外一个人提住尾巴,还有一个人用铁钩子勾着下颌往前拉。猪竭嘶底里嗷嗷大叫,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但最终还是被按倒在坚固结实的凳子上。猪浑身是宝,猪类应该算是上天赐予人类最珍贵的财富,千万年来不但滋养了人类生命的繁衍生息和茁壮成长,而且,也把人类社会的饮食文明和社交礼仪推向了极致。记得小时候,大人们常说“羊肉膻,牛肉蔓,想吃猪肉没有钱”,家里但凡有大小事情必须得购置酒肉,有道是“无酒肉不成礼仪”!

  猪已经没了气息,被抬着放到木潲里兑好的水中浸泡、翻动。继而有好几个人拿着“退毛石”围一圈,每人提住一条猪腿,“砰砰砰”地就开始煺毛了!开始时我还以为,“退毛石”是河道里那种常见的粗糙小石头,后来才知道,它们是烧制砖瓦时煤炭燃烧琇结成块的炉渣,坚硬轻巧,粗燥耐磨。老把式干活就是不一样,干净利落,麻利快当,有两个小时后,猪被退去了一身黑色的戎装,雪白雪白的耷拉在木潲的边沿处!

  杀猪既是体力活,也是技术活儿,先粗略的煺去猪毛后,老张就用两个肉钩分别挂住猪的两只后脚,把它吊在了木架子上。我愛短文學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