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伤感散文>

或许,相见不如怀念最是好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3-22 08:09:55 关注:321人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晚上许久不曾联系的初中同学发来消息,说明天初中同学聚会,聚会活动是聚餐和KTV之类的。我看了良久,竟不知该如何回复。随之而来的是散乱的思绪,在记忆的长河中拾起些许的如贝壳般的被水浪冲刷后残存的碎片。

时隔初中毕业快六年了,不想,时光竟然这样快。许多初中的同学真的是从毕业后就不曾再见过,亦早已失去联系。听说很多同学初中毕业不久便都已结婚,生子。有的在读书,有的在创业,打工。只有几个初中实在要好的,还保存着较少的联系,知道他们的境况。仅此而已。或许还有的同学我连名字都已记不清了。

回想着,一些人的音容笑貌便在心里清晰起来,但转瞬又变得模糊。那段岁月,那些人,那些故事,封存了太久,早已落满尘埃。我试图拭去,但时空遥隔,所寻到也只是一些当时有过深刻印象的痕迹。

我曾有过一个那时的知己,是无比亲密要好的两个人,彼此懂得,相互喜欢。我喜欢和她聊天,聊理想,聊外面的世界。我们听一样的歌,分享同一支耳机,都喜欢阿桑的歌。她喜欢看我写的文章,她总是说,你以后一定可以写书。我们曾一起在夕阳西下时,看着河边落日余晖,在河岸上互诉衷肠。她说,你要加油,以后要考厦门大学,我不能上大学,但我会在厦门等你。我说:“有你的鼓励,我一定会进万中,然后拼尽全力考上厦门大学。”这样的一句话,我曾用了高中三年来铭记。

这段友谊是我初中里保存最完美的,如琥珀一样,透明,纯洁。被我封存在时光机里,不会轻易拿出来。高中,我们渐渐失去联系,在仅有的几次联系里,最后一次,是我刚结束高二的期末考,马不停蹄,搬进高三教学楼转入高三复习的第一天。我翻出那个陌生得好像沾满了厚厚尘土的号码,发了一条信息:今天开始就高三了,你一定要在厦门等着我。并没有期待回音,我只是寻找另一端,来讓我自己的心有所依靠和安慰。毕竟我们太久没有联系。我不知道那个号码是不是还存在。但后来收到了回复,内容却是,她要结婚了,已很久不在厦门。

我不知是喜是悲。或许她已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但“结婚”二字对于一直在校园里的我,近乎陌生和恐惧。我以为曾经那些我们谈论的梦想她都忘了,这么快就没有了追求,何必急着嫁作人妻呢?至此,我想我们之间或许早已陌路。

后来终究失去一切联系。因为我害怕去联系,我怕知道真相。她亦不曾主动联系我。我害怕面对,原来我们早已陌生,或许连共同语言都不再有,这样的事实。即使这真相早已存在。但只要不去揭开,不去讓它赤裸裸地暴露在彼此生活里,或许我还可以抱着回忆聊以慰藉。不如就此在心里祝福。

想来,所谓相见不如怀念,不过如此。

我终是知道自己不会去赴这次聚会。我不知道六年来我们会有着怎样的改变,会不会一如当初,还可以毫无顾忌地相互玩耍,说笑。我不知道倘若都已觉得陌生,话不投机,要如何面对。我不知道有多少个同学会和我一样期待着也担忧着。我不知道……我有太多不知道。因为时间这样无情,讓我失去了许多对人对事的信心和勇气。我这样害怕失望,害怕陌生,害怕尴尬。

但我始终相信,会联系的自会联系,会在彼此空闲的时间,相互邀约着出来聚聚,聊聊天,叙叙旧,随处走一走。三五个人,彼此心系,不会陌生,也不会觉得尴尬。我想要的是这样的聚会。而不是娱乐般地各自聚在一起,狂欢喧闹,消磨时间。这样的相聚,于我,只会是失望。

记得初中分别时我曾对她们说过,我最害怕的是,来年最陌生的是当初最熟悉的某某。她们也说亦然,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持联系。

而今近六年的时间过去,我曾不止一次地体会着这句话在我的生活里如电影戏剧般地一遍遍上演。

但电影的结局大都是美好的,是释然后的云淡风轻,一切的惆怅,感伤,都会随时光消逝,随风而去。只有那些记忆,在时光的酝酿和洗濯下,会愈发散发出怀旧的气息,简单而美好,一如当时十四五岁的青春年少的我们。

为了不破坏这份美好,我只能任由时间过去,想象你们的相聚也许并不会如我担心的样子,或许会很棒,我也会替你们开心。但于我,或许,相见不如怀念,才最是好。

时光尘埃掩埋之下,就讓一切都继续封存。我会小心翼翼的地保存它如一坛珍贵的老酒,只待来年有懂得的人,能够陪我开启,一饮而醉,醉在光阴里……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 怀念

      9月16日晚上,网上开始说你因为SM而致死。我都没有点开看,感觉现在的人真是无聊,说这些无稽之谈。可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你的噩耗却传遍了整个网络,什么SM,都是骗人的,但你却因为抑郁症而永... 查看全文

    • 怀念那个高三

      2015年的夏天,我没有哭。 我知道我以后不用在那严寒的夜里舍命苦读,不用在万家灯火早已灭后才拖着早已困意的身体去睡觉,不用在早上天未亮就起床,不用在还想与棉被君缠绵时离开它。三年,就...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