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的小车

    发表于2016-10-25
    爱情的小车

    小彤的男友不仅高大帅气,而且还是一个有志青年。男友那些远大的理想就不说了,眼下他就有一个买车的梦想,而且最让小彤感动的是,男友说买车是为了带着她周游世界。 小彤省吃俭用地打拼,终... [ 阅读全文 ]

  • 闺蜜恋爱了,我还单着呢

    01 她是我大学同学,当年玩得最好的小伙伴。曾经我特别希望她是个男的,这样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嫁给她。我俩一起上课、下课、吃早中晚饭。饭后一起遛弯、逛超市、上自习,连上厕所都喜欢一起... [ 阅读全文 ]

  • 终于等到和你在一起

    发表于2016-10-17
    终于等到和你在一起

    空姐奥利维亚是德国航空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出于工作需要,她经常在德国和阿根廷两个国家之间飞来飞去。 今年年初,她出差到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酒店附近的公园里散步时,遇到一只非... [ 阅读全文 ]

  • 我们说好彼此做天使

    发表于2016-10-17
    我们说好彼此做天使

    waiting同学 学校附近有一座古老的石桥,疏影红栏处,总站着一位安静的少年,十七八岁的模样,眉目清秀。 少年每天在鹊桥等着心爱的女孩。有女生曾鼓起勇气搭讪,少年只微微一笑,一言不发,平... [ 阅读全文 ]

  • 我吃了那男孩一整年的早餐

    1 我的闺蜜A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高中时期就非常受欢迎,加上她是热舞社的干部,认识很多人,很活跃。 高二的时候同时有两个学长在追她,他们不约而同地都选用了送爱心早餐这个策略。A请他们... [ 阅读全文 ]

  • 石桥上的身影

    发表于2016-10-14
    石桥上的身影

    石桥上的墨嫣是一道风景。 石桥口的人已经习惯她总在清晨的某个时刻里出现。 十几米长的石拱桥是墨嫣的舞台,天空、流云、房屋、树木以及身边来来去去的人流全都是幕后背景。 主角侧身坐在桥... [ 阅读全文 ]

  • 葵花

    发表于2016-10-14
    葵花

    清晨8点钟,我站在上庄乡葵园,等叫葵花的女孩。 阳光洒在望不到边际的葵园上,一朵朵金灿灿的葵花,像小姑娘的脸蛋,朝着太阳的方向,开得清新明艳。这时光线不强,拍照正好。 这是我第二次... [ 阅读全文 ]

  • 吕先生和吕太太

    发表于2016-10-14
    吕先生和吕太太

    在北京的老小区里有一家店,名叫吕氏卤肉饭店。店面不大,二十平方米左右,但很干净,生意很好。 开店的是一对老夫妻,吕先生和吕太太。他们我们这个小区里有名的恩爱夫妻,邻居光是聊起他们... [ 阅读全文 ]

  •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发表于2016-10-14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香港回归的那一年,宋宋刚成年。花盛之初,最好的年纪,她漂亮得令所有的小伙伴都羡慕、忌妒。 但宋宋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我第一次看见她进美容院的时候,惊讶得嘴巴都张成了O型。十几岁的漂... [ 阅读全文 ]

  • 怪你过分美丽

    发表于2016-10-14
    怪你过分美丽

    学校的操场上铺满了学生们撕碎的书本和卷子,跟下了一场皑皑的大雪一般。 这是压抑的高三生活结束的证明。 欢喜显得有些兴奋,不停地对余生说:我有些兴奋,我也想撕书。 你没必要。余生面无... [ 阅读全文 ]

  • 那年水殿龙舟事

    发表于2016-10-14
    那年水殿龙舟事

    一、我叫苏云河,苏州的苏,云雨的云,河流的河大四的那个夏天,白微去了一趟很久以前就想去的苏州。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白微对水墨江南、千里莺啼便充满了向往。白微的姑妈在负责运营古... [ 阅读全文 ]

  • 继父

    发表于2016-10-14
    继父

    阿峰的娘病了。 娘躺在屋里,有一声没一声咳嗽着。娘病了几日了,滴水不进,阿峰只得送娘去医院。 娘的病好了点,出院回家,变得沉默了,沉默得可怕,几天几夜不说一句话;娘也变老了,神情... [ 阅读全文 ]

  • 汤姆和我

    发表于2016-10-14
    汤姆和我

    难忘那个初夏的傍晚,全家人送刚刚检查出患肺癌的爸爸去附近的医院暂时住院。 我走在最前面,虽然已立夏,空气中仍有些凉意,便想运动运动,逗不知情的爸爸开心。突然想起爸爸年轻时曾是花样... [ 阅读全文 ]

  • 眼儿媚

    发表于2016-10-13
    眼儿媚

    是那个姓王的女子把我带到曼陀山庄的,我原本住在苍山脚下,洱海岸边。我叫眼儿媚,是一株山茶花。她叫我满月,我淡淡地瞥她一眼,并不喜欢这个女子。 后来,我听到一个男子说起我的名字,他... [ 阅读全文 ]

  • 乌衣公子惆怅客

    发表于2016-10-13
    乌衣公子惆怅客

    纳兰容若,他的名字被后人念成了一阕传奇,一生际遇也被附会出许多有或没有的凄婉深情。那些珠玉琳琅的文字被传唱得久了,以至于许多人都不曾想起,他这人生三十年承载了多少寂寞。 他是承平... [ 阅读全文 ]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