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没人可以欺负你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20-05-19 关注:120人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我爱短文学网为大家精心整理收集,希望大家喜欢!


  梦,人为什么会做梦?这个问题似乎是一个很专业的问题,一个做梦的人是可怕的,所以,要看好做梦的人。

  何静和赵依依是好闺蜜,她们一起读高中一起读大学,甚至工作也在一个城市。两个人是亲密无间的好姐妹,她们一起租房子,甚至连赵依依相亲的时候何静都要在旁边当参谋。当然,有了何静这个挑挑剔剔的好闺蜜,赵依依至今还是单身,或许赵依依本身也很挑剔吧。

  这天和往常一样,都是五点下班,只是赵依依会比何静早一点到家。两个女孩在一起,当然除了逛街就是吃。赵依依在不停咒骂着上司,而何静则一直在夸赞新来的同事。“呦,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亲爱的,我这心里好酸呐。”赵依依开起了何静的玩笑。“就是看上了怎么样?你咬我啊?”何静也和赵依依一样,属于嘻嘻哈哈的那种。就在两人有说有笑时,一杯咖啡打破了原有的和谐。“哎呀!”赵依依的身上撒上了一抹淡淡的棕黄。“对不起,对不起!”服务生赶忙道歉。“算了,唉,昨天刚洗的衣服。”赵依依抱怨着,然而只能作罢。

  期间赵依依去了一趟厕所,冲水之后赵依依走了出去。“唉我,别提了,今天两个死三八在店里又说又笑,吓了我一大跳,妈的咖啡撒了那三八一身,还被老板骂了。”服务生在镜子前面理了理头发,似乎对现在的造型很满意,满意地走开了。赵依依悻悻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何静看出她似乎有些不开心,知道经过后便要找那个服务生理论,被赵依依拉了回来。不得不说两人心真的很大,不一会又开始有说有笑的。

  回家的时候服务生也正好下班了,直到到家了两人才知道原来服务生是新搬来对面的邻居。服务生礼貌性的“请多关照“让何静感到十分的恶心。回到家两人还在何静的房间里看了好一会的肥皂剧,两人咿咿呀呀地哭了半天,赵依依便满足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了。赵依依睡得很沉,因为是周末的缘故,何静没有叫赵依依起床。

  赵依依睡眼朦胧地打开房间的门,“奇怪,何静还没有醒么?往常她都起来很早啊。”赵依依蹑手蹑脚地把耳朵贴在何静房间的门上,想偷听何静打呼噜的声音。“吱嘎“,门开了,吓了赵依依一跳,然而何静并没有醒。”天呐!这还是我家亲爱的么?“赵依依尖锐的声音弄醒了正在熟睡的何静。”怎么啦?你怎么醒这么早?“何静揉了揉眼睛。”是你醒的太晚了大小姐,天呐!你的眼睛怎么了?“赵依依赶忙拿来了镜子。”怎么了?啊!“何静透过镜子看到了一个眼睛红肿的女人。”回去好好休息,别吃辛辣生冷的东西,你这是没休息好,没什么大事。“医生的话让两人安心了不少。

  两人又去了那家二十四小时咖啡厅,她们每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咦?今天那个服务生怎么没来?“赵依依似乎对任何变化都很敏感。”他不来更好,没准今天他是晚班吧。“何静还记得昨天发生的不愉快。很快,两个人有恢复了嘻嘻哈哈的样子,全然忘却了白天发生的事。“今天早点回去吧亲爱的,医生说你需要休息。”赵依依喝光了杯中卡布奇诺。“遵命,我的大小姐。”何静也知道自己的状态,看来真应该补觉了,要不明天又起不来了。

  回到家,两个人很快地就睡觉了。可能是咖啡喝的太多了,赵依依根本没有睡着的意思。“唉,真是,早知道今天就不该喝什么咖啡。”赵依依闭上眼睛,终于进入了半梦半醒的恍惚状态……“吱嘎”,赵依依依稀地听到开门的声音,然而,精神恍惚的她并没有在意。

  “天呐!要迟到了!”赵依依歇斯里底地叫了起来。“为什么不叫我!”赵依依看了看床上睡眼朦胧的何静。“喂!醒醒,要迟到了!亲爱的,你没事吧?”赵依依很诧异何静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懒。两人急急忙忙地去上班了,上班的时候何静迷迷糊糊的,犯了不少的错误,幸好同事帮忙解围,才平安无事。“唉,我确实该看看医生了。”何静自言自语道。

  下班后,何静和赵依依照例在咖啡厅碰头,何静和赵依依一致决定一定要去看医生。突然,一则新闻吸引了两个人的眼球。“我市昨晚发生一宗杀人命案,死者男,三十二岁……”两人看着新闻不觉心头一紧,因为命案的事发地点就在她们租房子的小区附近。“太吓人了,看来这几天得早点回家。”赵依依自顾自地叨咕着。“是啊。”何静显得没精打采的。“喂!你是不是在想你的公司小帅哥啊?我昨天,可是听到你房门的声音,是不是出去找小帅哥到酒吧约会了啊?”赵依依调侃道。“讨厌!”何静和赵依依又马上变得有说有笑的。

  因为新闻的缘故,两人早早地回到了家。“这什么味啊!”楼梯道传来一股极其腐臭的味道。赵依依抱怨过后就拉着何静上楼了,后来发现,味道明显的是从对面邻居传来的。“那个死服务生,也不知道收拾房间,在干嘛啊这是!”赵依依的小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算了,回家吧。”何静实在是太累了。

  夜里赵依依又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或许是新闻的缘故,赵依依这次吓得赶紧锁上的自己房间的门,不过想到对面何静的安危,马上又悄悄把门打开了。门缝中,她看到的人,正是何静。“何静……”然而何静并没有听到赵依依的声音。何静穿的好好的,黑暗中赵依依看不清何静的眼神。何静出了门,赵依依赶忙跟了上去,何静那僵硬而诡异的动作,着实吓了赵依依一跳,同时,赵依依也想一看究竟。

  赵依依蹑手蹑脚地跟在何静的身后,而何静根本没有察觉到后面的赵依依。终于,何静在小区外面的夜宵摊停了下来。“这个时间早没有人了,她要干嘛?”赵依依心里也在嘀咕。就在摊主庆幸还有人光顾时,一把菜刀砍在了他的脸上。“一刀,两刀,三刀……”何静发疯一般在不停地砍,同时还闭着眼,带着诡异的笑。赵依依吓坏了,她瘫在了原地,根本动弹不得。

  良久,当何静砍断了摊主最后一只手正要满意离开的时候,赵依依醒了过来,她疯狂地跑回家。赵依依慌张地换好衣服,带好钱哭着正准备出门时,何静回来了。赵依依吓得赶忙锁好自己房间的门,蜷缩在床后面不敢动。钥匙插进了锁眼,防盗门开了。赵依依听到了洗手间冲水的声音,她吓坏了,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抽泣。这一夜,太长了。

  第二天,警方在何静的房间内找到了凶器和血衣,同时也顺着腐臭味发现了被锁在屋里,已经死了两天之久的服务生……三宗命案全部告破,而何静被医生鉴定为精神失常,梦游杀人。

  一个星期前赵依依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匆忙而拒绝施舍流浪汉而被他吐了一口,隔日,在夜宵摊老板也因为看到赵依依年轻漂亮而调戏了她几句。何静知道后马上要带赵依依找他们理论都被赵依依制止了。

  何静从精神病院的床坐了起来,良久,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没人可以欺负你……”何静轻声地说道,脸上还带着那诡异的笑……

  作者寄语:友情是无价的,然而畸形的友谊呢?还有就是记得说话的时候客气点,于人于己都方便,因为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不犯法的。(欢迎大家品评,写得不好,大家开心就好)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