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土下凶神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5-18 09:19:49 关注:303人觉得本文不错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张子栋在厂区的大道骑着自行车,刚刚从食堂里吃完午饭,心情十分畅快,最近他心情总是很不错,作为上文厂人力资源部的主任,他最近的提议,得到了上级领导的极力表扬。

上文厂是s市最大的一家五金工厂,工厂面积足足有1000亩地大小,光工厂的工人就有10万人,也就是10万个家庭,这么大的一个厂子养活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工资就是一笔极大的开销。

近几年上文厂并不景气,这可急坏了上文厂的各大股东,只见账目上的收益资金越来越少,还要每个月开那么多的工资,个个急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而深得领导心思的张子栋,看到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他想往上爬,他已经做这个厂子人力资源部的主任,已经足足有七八年了。

他不再满足现在的职位和薪水,悄悄找到上文厂的一个大股东,把自己的想法透露出来,这想法有些损人,按照他的计划,把那些年老体弱的老工人,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全部辞退。

利益熏心的大股东,按照他的计划那样做,把那些临近退休的老工人通通赶回了家。

老工人们都不服,纷纷聚集闹事,可是过了一段时间,老工人没有一个人再去闹事,中间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上文场面积很大,厂区的大道大部分都是为大型汽车服务,虽然身为人力资源部的主任,张子栋还是老老实实遵守这条厂规,嘴里哼着小曲。

脸上得意,心中想道:“这次老子可逮着升官发财的好机会,怎么也得生我个副厂长干干吧。”

想着自己的大好前途,他的脸上更是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就在他得意之时。

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张子栋,你给我站住。”

来人是一个中年汉子,腰板挺得像一棵古松一般坚挺,浑身上下充满了风骨,有的人有气质,有的人没气质,而张子栋面前的这个男人,气质很硬,充满了正气。

张子栋一看,拦住自己去路的人,刚刚想生气的脸,突然变成一张笑呵呵的脸,转变之快像变脸一样,脸上的表情可以随意转换,也不知道他这神技能是从哪里学到的。

张子栋立马停下了自行车,从怀里掏出一包高档香烟,抽出一根递给了这个中年人,满脸堆笑的说:“吴厂长有什么事儿吗?是不是有什么工作啊要向我吩咐。

“什么事儿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是不是你提议给各大股东,辞退了厂子里的老工人。”吴厂长情绪有些激动,脸都变红接着说:“你知道上文厂之所以能到现在这个规模,全都是老工人们的付出和奉献。”

吴厂长手指着厂区的仓库办公楼和餐厅,提高了声调说:“这些建筑和里边的设备,哪一个不是老工人,一砖一瓦建设,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老工人,就没有现在的上文厂。”

张子栋连忙点头称是,心中早是怒火连连,吴子贵,现在你官儿大,老子怕你,等老子有权了,第一个整的就是你。

吴厂长看张子栋死皮赖脸,一副滚刀肉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出来,又气愤的说了几句张子栋,一甩手离去了。

看到吴厂长的身影,远去的张子栋,往地下啐了一口唾沫,呸,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夜晚漆黑

悄悄的跟着下班回家的张子栋,张子栋丝毫没有察觉,他的第六感总是感觉回家的路上怪怪的,好像有人跟着,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不时偷偷的回头偷瞄一眼,可是发现并没有什么人跟踪自己。

他自己心想,难道是自己最近出现了幻觉?有时间真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

其实他这一段时间过得并不像表面那样快活,他讓那么多人失了业,想报复他的人大有人在,而且他还做了一件事,自从做了那件事,他几乎天天没有睡好觉。

想到此处,他就觉得自己有些后悔,不应该把事情做的那么绝,他也没想到那个人会死。

越想心里觉得越发虚,心中那个人的形象越来越清晰,他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一路小跑跑回家中,吃完饭,早早躺在床上休息,他妻子问他,怎么啦,他也懒得解释,直接倒头就睡。

三双目光紧紧的盯着张子栋所住的楼层,看到张子中的家中的灯灭了。

三个人的面孔都隐藏在黑暗之中,突然有一个人开口道:“老三,打听好了没有,咱们大哥是不是他搞的鬼弄死的。”那个叫老三的人,用极其肯定的语气说:“就是这小子,听风水先生说,这小子用白虎抬头,把大哥给弄死了。”

老三接着又说:“二哥,你看,这就是风水先生给我指的地方挖出来的一只白色石头虎,上面还刻着大哥的名字。”

一直没说话的老四,冷哼了一声,说:“我们给他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三个人立刻行动起来,把提前准备好的朱砂笔,给白虎开了眼,捏着朱砂笔,念:“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然后在白虎的头上写上张子栋的名字,三人用针扎破自己的手指滴的老虎头,上方,埋在了正对张子栋家的一棵松树的树根下。

三个人收拾妥当,匆匆离去。

时间慢慢到了,半夜12点,张子栋此时睡得很死,而那棵松树下幽幽的冒起了阵阵寒光,一闪一闪的,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一只苍白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接下来是头颅身躯,全身赤裸,身体接近透明,那个怪物的眼睛最为奇怪,用针线用把眼睛缝住了,只能用手摸索爬出那个细小的洞口。

不知道他怎么挤过这么小的洞口?手里捧着那只白虎石雕,用鼻子嗅了嗅虎头上的字,他全身漂浮在地面,竟然飞了起来。

缓缓的飞进来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正是张子栋的家,这个怪物鼻子轻轻的耸动,好像在嗅某种气味,径直飘向卧室,能对他来说需形同虚设。

来到了张子栋的身旁,此时,张子栋还在熟睡中打着呼噜,这个怪物冷冷一笑,开口道:“有人请我杀你,别怪我,谁讓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喝了他们的血,我就得做该做的事。”

那个怪物用尖细的手指打开了缝在眼睛上的线,眼眶里并没有眼珠,是布满尖牙的小嘴,两旁眼眶一边一个,双手也变成像面条一样,软绵绵的,缓缓包裹住张子栋的身体,两只特别的双眼,紧紧贴住张子栋的双眼,只见张子栋的灵魂,被这两只小嘴,渐渐的吸了出来,张子栋的灵魂的脸上充满了无限恐惧,他想重新爬回自己的体内。

可是无法匹敌的吸力,讓他有些力不从心。

他的灵魂被这个怪物的双眼吸食吞噬,一脸满足的怪物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消失在卧室中。

如果现在有人用自己的手指去试探张子栋的鼻息,肯定会惊恐的发现他已经死了。

一座新立的坟前,有三个老人坐在一起,对着坟前墓碑上的照片说起话来,坐在中间的老人开口道:“大哥,我们三兄弟终于为你报仇,你在黄泉下也可以瞑目,害你的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当初他对你用,白虎抬头,今天,我们也讓它死在了白虎抬头,不说了,喝酒。”

说完,先把一杯白酒倒在地上,随后三个老人一起举起杯来,喝完了手中的杯中酒。

那天三个老人都醉了。

wWW.52d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