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水鬼索命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4-18 10:36:29 关注:307人觉得本文不错
wWW.52dwX.COM

在长安镇外,有一条清水河。

顾名思义,这条小河的水格外清澈,河水清澈,河水中欢快游着小鱼小虾,绿绿的水草铺满水面,半空中飞着的蜻蜓,轻轻地点了几下水面,出现了一圈一圈的水纹。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在清水河的两旁的柳树上,住着几窝乌鸦,显得格外的煞景。

听老人们讲乌鸦居住的地方都是不详的地方,不是有妖邪,就是有鬼怪。

清水河的旁边是一条小公路,直通长安镇,这条小公路是去长安镇的必经之路。

来来往往的路人,每次经过这条清水河时,加快脚步,但是还是会想起来发生在三年前那件恐怖的事。

胡文卓是长安镇机械厂新来的技术员,刚到机械厂一个月,每天上班下班,对于天生崇尚自由的她来说,是一种煎熬,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钓鱼,每每经过清水河,看到河中畅游的鱼虾,心里止不住的痒痒,可是听了别人说这条河发生的恐怖事件,对这条河心中充满了忌惮。

那是他们机械厂的厂长有一次和他一起喝酒,胡文卓喝了一口二锅头,喝的有些急,呛到嗓子,咳嗽了一声,“我说厂长为什么咱们长安镇旁边的那条清水河咋也没个人钓鱼呢,我看那河中的鱼虾挺多的,看着都眼馋。”此时厂长早已喝得脸红脖子粗,搂着他的肩膀,满口酒气的说,“小胡啊,这你就不知道了,你是外乡人,不是我们本地人,那条清水河邪的很,三年前,就在那条小河里还淹死了一个河道清理工呢,听说死的很邪门,我知道你爱钓鱼,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两人又侃天侃地了一番,把厂长送回家。

那是三年前。

炎热的夏季,人们往往起都很早,负责清理河道的护河工人,像往常一样早早的起床,他们工作时间都很早,一般早上5点钟就起床上班,清理清水河道中的垃圾和一些水草。

在清理河道垃圾的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十几年的老王,划着自己蓝色的小船在河道上清理垃圾,清理河道的垃圾并不轻松,塑料袋和枯树枝不说,有时还飘浮着上游养猪场扔下来的死猪,死猪在水里浸泡好几天,都开始腐烂生出白色的蝇蛆,蠕动的蝇蛆在猪的身体里钻来钻去,十分恶心,打开一片猪肉在猪皮的下面,都是一团一团的蝇蛆,绝对是对患有密集恐惧症的噩梦。

老王用自制的竹耙子,把塑料袋和一些生活垃圾全部捞进自己的小船上,看到前方有两团巨大水草,老王划着船到了水草的近前,看着水草有些奇怪,不像是自然生长的样子,在两团水草中央,鼓着两个大包,一脸好奇的老王,闹了这么多年的水草,还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况,有些想不通的他挠挠头,抄起竹耙子,把两团巨大的水草拉到自己的小船边,他想看看这水草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他用手一扒,看到里面的事物,他吓了一大跳,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脊背发凉,差一点吓的晕了过去。

他看到的是高度腐烂两双脚,已经极度的变形,脚背上充满了蚂蝗,蚂蟥在脚背上贪婪的吸食着血液,本应瘦瘦的蚂蝗现在长得胖了许多。

仔细一看,两方脚上还写字,王志坤…

心惊胆战的他,急忙打电话报警,等警察赶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他所说的两具尸体,而是看见他的尸体漂浮在河面上。

胡文卓和厂长喝完酒的十天以后,天色渐渐暗起来,天上像蒙了一块黑布,没有一颗星星,连以往总是挂在天空上的一轮明月,今天晚上也躲了起来。

河面上突然冒出了几个气泡,一直嘎嘎乱叫的乌鸦,突然间全部闭了嘴,充满了一片死寂,草丛里四处乱跳的虫子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只长着46条腿的千足虫过了一半的马路也缩成了一团。

一颗黑乎乎的东西,露出了河面,它的眼睛好像看不见东西,好像用鼻子在嗅着什么,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厚厚的嘴唇,好像是想在外面透透气,又缓缓地没入了水中。

一道手电筒发出的光柱,由远及近的射了过来,一个年轻人拿着手电筒,背上背着钓鱼的渔具,鬼鬼祟祟的向清水河走了,走到河边,回头望望,舒出一口气,“幸好厂长没有看见我在钓鱼,不然的话,我什么时候才能解解钓鱼的瘾。”放好自己的小板凳,从后背上的渔具包里拿出来的鱼竿和鱼饵。

这个年轻人就是胡文卓,深爱钓鱼的他,下了班,偷偷的拿起渔具来清水河钓鱼,生怕讓厂长知道,他知道如果厂长知道的话,今天晚上的钓鱼计划又泡汤了。

把鱼饵放在鱼钩上,一个人的前端往后一抛再往前用力的一甩,甩出一个完美的弧线,鱼饵连同鱼钩一起潜入河面中,老神在在的,静等的鱼儿上钩。

在河面下一个黑乎乎的人形的东西,在水底,像正常人一样的行走,行动自如,伸手抓住一条正在游动的一条大鲤鱼,游到鱼勾的下方,把那条自己抓的大鲤鱼,用鱼钩勾住,扯动鱼线。

胡文卓我鱼竿的手上感觉到鱼钩上有动静,觉得应该有鱼儿上钩了,他觉得上钩的鱼肯定小不了,应该是一条大鱼,笔直的鱼竿都变弯了,急忙摇动鱼线,手臂加重了力道往上提,今天第一次在清水河钓鱼,就钓到了大鱼,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对于垂钓爱好者来说,这就是开门红啊!

“没想到这小河里面还有这么大的鱼,你还别说,这鱼的力气还挺大。”

说着双手把着鱼竿使劲往上提,它和水中的鱼儿好像拔河一样,比拼谁的力气大,两方僵持的过程中,胡文卓的脸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他只感觉水下的好像不是一条鱼,是一个人,这个想法讓他心中一惊,但是从来不信邪的他,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荒谬。

突然。

水下的那个“鱼儿”,突然发力,一下子把胡文卓拉近了清水河中,落进水中的胡文卓并不惊慌,因为他从小在水乡长大,水性极好,像这样的小河,难不倒他。

手臂刚想在水中划水,可是只觉得自己身后有人,把自己的双臂和上身死死地抱住,自己动弹不得,他转头向后看,一个人形的东西身上长满了黑色的水草,双臂像铁箍一样把自己牢牢的抓住,顾不上恐惧,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挣脱,可是对方的力气比他更大,挣扎许久,却无法动弹。

人形的怪物把他拖进水中,要大喊救命的胡文卓,却喝了好几口的河水,冰凉的河水进入他的气管,渐渐的,他失去了意识,像一块沉重的石头,缓缓地沉入了河底。

第二天的早上,人们在清水河的河面上,发现了一具男尸。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