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流芳千古的诀窍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3-08 关注:342人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汪老伯在过街楼开了一家“流芳千古”寿衣店,凭着他的高明手工,再加上他那个不为人知的“诀窍”,生意一向很不错。


 

  但是,讓汪老伯意想不到的是,就在今日,过街楼居然冷不防就冒出来两家寿衣店,一家是“一路顺风”寿衣店,一家是“恒古复生”寿衣店。小六学徒 有些担心:“师傅,这一会儿就冒出来两家寿衣店,对我们的生意必定会有很大影响吧?”汪老伯摇摇头:“傻徒儿,就凭师傅这高明的手工,再加上师傅这个鲜为 人知的‘诀窍’,能遭到影响吗?”

  转瞬过去了一年,正如汪老伯所料想的那样,生意并没有遭到啥影响,却是那两家竞赛非常激烈,偶尔还发生过口角。

  这天早晨,小六学徒急匆匆跑进店里:“师傅,您听说了吗?‘一路顺风’寿衣店的刘老板被丧家给揍了,揍得只剩下一口气了,寿衣店也被砸得一塌糊 涂,110都去了。”汪老伯一惊:“我开了二十多年的寿衣店,不光没遇到过这种事,就连听也没听说过。丧家为啥要打刘老板?为啥要砸寿衣店?”小六徒 弟说道:“丧家在刘老板寿衣店买了寿品,拉回家时就要天黑了。就在他们从车上往下卸‘御马’时,发现‘御马’的肚子底下写着两行字:‘祖坟是金缸,功德必 成双’,丧家愤慨备至,这不是清楚在咒骂人吗!丧家就把‘御马’给拉了回来。谁知就在回来的途中,由于山高路险,再加上又是黑夜,成果发生了事故,逝者的 大儿子死了。”汪老伯有些愤恨了,这个刘老板,简直不是东西,想发财想急眼了,啥招都想,这不是画蛇添足了,丧家没砸死他真就算他命大!

  这天上午,汪老伯正在扎“御马”,刘老板走了进来。汪老伯昂首问:“你怎样有闲空了?”刘老板叹了口气:“我把寿衣店以最低的报价兑给‘恒古复 生’的熊老板了,我能没有闲空嘛!”汪老伯一愣:“你干得不是好好的吗,怎样说兑就兑了呢?”刘老板又深深叹了口气:“不兑不行啊,三天两头深更半夜砸你 的店,即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汪老伯冷冷地看着刘老板:“人家砸你的店,你感到冤枉了?你怎样能在‘御马’肚子上写那样的字呀?你那不是分明在咒骂人 家嘛!”刘老板苦笑道:“汪老板,就算我是个笨人,我也不至于笨到这个份上呀!这些天来我就一向在揣摩,那‘御马’肚子底下的字究竟是谁给写上去的呢?我 揣摩来揣摩去,总算揣摩理解了:半年前的一天,我的门钥匙俄然不见了,我就处处找,简直把寿衣店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翻到。我老伴就问我,是不是开门时忘 记把钥匙拔下来,被谁给顺手牵羊了?我说,这根本不或许,谁好好的人来拔寿衣店的钥匙?那多不吉祥呀!这不跟好好的人不捡药是一个道理嘛。谁知就在这时, 熊老板走了进来,他也帮着找钥匙,成果竟在‘御马’蹄子底下找到了。其时我还挺疑惑:这钥匙怎样会跑到‘御马’蹄子底下呢?如今我总算想理解了,我的钥匙 必定是开门时忘掉拔下来,成果被熊老板给拔走了,他配了一把钥匙,‘御马’肚子底下的字,百分之百是他给写上去的!”汪老伯忍不住一惊:“要真是熊老板干 的,这自个可真是够恶毒的呀!”刘老板说道:“我感受你是个好人,就来通知你一声,我被他给搞垮了,他的下一个目标就应该是你啦,你可千万要多加小心 啊!”

  这天早晨,都已通过了开门时刻了,店里现已有两拨人等着买寿品了,可小六学徒还没来。汪老伯赶忙给他打电话,居然没人接。汪老伯只好自个打理, 待把这两拨人打发走了今后,汪老伯再次给小六学徒打电话,这次总算打通了,本来小六学徒被两个不明身份的人给暴打了一顿,刚刚去医院拍片回来。汪老伯俄然 理解过来是怎样一回事了。

  这天上午,小六学徒背着行李从“恒古复生”寿衣店门前通过,熊老板赶忙跑出来:“你怎样不做汪老爷子的学徒啦?”小六学徒说道:“爸爸妈妈身体不 好,我只能回家照料爸爸妈妈了。”熊老板赶忙诘问:“汪老爷子收不收学徒呀?”小六学徒回答道:“他必定会收学徒的。”熊老板赶忙跑回寿衣店,不一会儿就跑出 来,手里握着一大把钱:“你师傅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好,他必定有诀窍的,只要你把你师傅的诀窍通知我,这5000块钱都给你。”小六学徒冷冷一笑:“别说是 5000块钱,即是10万块钱我也不会出卖师傅诀窍的!”

  这天早晨,一个小伙子来到汪老伯的寿衣店,他小心谨慎地问汪老伯:“老人家,您收学徒吗?”汪老伯点点头:“我的小六学徒由于爸爸妈妈身体欠佳,就 回家去照料他的爸爸妈妈了。怎样,你想当我的学徒?”小伙子点点头:“您看我行吗?”汪老伯微微一笑:“从面上看你很精明,是块好料。先试一个月吧,要是在这 一个月里,我感受你的确不错,我就收下你这个学徒。”小伙子“扑通”一声跪下,“砰砰砰”给汪老伯磕了七个响头:“师傅,今后您就管我叫小七学徒吧。”

  当天下午,来了一拨人,汪老伯把管事的叫到了里间,然后关上了门。小七学徒知道,汪老伯必定到屋里跟管事的谈他的诀窍了,无法,屋里人太多,他 实在没有办法去窥视,只能留神调查。不一会儿,汪老伯跟管事的从里间走了出来,汪老伯便叮咛小七学徒:“把丧家需求的寿品,按照双份拿出来。”小七学徒怔 怔地看着汪老伯:“师傅,您断定丧家买的寿品都是双份吗?”汪老伯点点头:“断定是双份。”小七学徒找个时机赶忙给熊老板打电话,通知熊老板,他现已窥视 到汪老伯的诀窍了。熊老板通过一番扮装,把自个打扮成童颜鹤发的老者,拄着拐杖踉跄走来。他双眼往装载寿品的车上一扫,天哪!丧家买的寿品真即是双份儿, 这不是买一送一嘛!熊老板为自个的聪明非常满意,要是不把外甥弄来,打进汪老爷子内部,哪能窥视到他这些年来的诀窍呢!熊老板便给小七学徒打电话,要他继 续窥视汪老爷子的诀窍。

  第二天早晨,又来了一拨人,这拨人的臂膀上都戴着黑纱,管事的天然又被汪老伯领进了里间。真是老天相助,其他人都站在外面说话,小七学徒赶忙把 耳朵贴在门缝里,只听汪老伯说道:“这些年来,我的生意出奇的好,我即是买一赠一,一向这么。尽管这么赚不到多少钱,也图个薄利多销嘛!”小七学徒快乐得 差点跳起来,我总算完全窥视到他的诀窍了!小七学徒又给熊老板打电话,熊老板赶来后,发现丧家买的寿品仍是双份,看来汪老爷子这些年来的诀窍即是买一送一 哩!熊老板赶忙打车来到电视台,在电视里打出了这么的雷人广告:过街楼“恒古复生”寿衣店,本着一心一意为丧家着想的宗旨,从今日起,但凡到“恒古复生” 寿衣店买寿品的丧家,买一送一,外赠一对花圈,等待需求寿品的丧家前来采购。

  广告播出今后,讓熊老板万万没有想到,一连十几天,居然没有一个丧家上门采购。不必说是丧家,就连行人从他寿衣店门前路过期,都诚惶诚恐箭步而过,好像他的寿衣店现已不是寿衣店,而是能埋人的坟墓了。熊老板懵了,这究竟是怎样回事呀?

  这天早晨,有丧家从他门前路过,领头的问熊老板,“名垂青史”寿衣店在啥方位?熊老板心想不能眼睁睁地讓这到手的生意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所以一把拽住管事的:“他‘名垂青史’寿衣店是买一送一,我这‘恒古复生’寿衣店不光买一送一,还多赠送一对花圈哪!”熊老板拽起管事的就往他的寿衣店里 拉,丧家人火了,噼里啪啦就把熊老板揍趴在地,打得他嗷嗷哀叫。

  一个月后,熊老板坐着轮椅车,由他的外甥小七学徒推着,来到了汪老伯的寿衣店。汪老伯一会儿惊住了:这才短短一个月的时刻,熊老板怎样会瘦得皮 包骨,都脱了相了?再说,他现已把寿衣店兑出去了,他还来我这儿干啥呀?熊老板好像看出了汪老伯的心思,便对他说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瞒你说, 我现已得了癌症,并且是晚期了,大夫说我活不过三个月。我今日来你这儿,我即是想知道你生意兴隆的诀窍究竟是啥?”汪老伯不苟言笑地说道:“买一送一 呀!”熊老板怔怔地看着汪老伯:“你能够买一送一,我怎样就不能买一送一?你买一送一能车水马龙,我买一送一就门庭冷落,无人问津,并且还要被丧家打,这 究竟是由于啥呀?我要是搞不清楚,我即是去了阴间,也闭不上双眼啊!”

  汪老伯看着熊老板一副可怜巴巴的姿态,便实话实说:“由于你做人不地道,用卑鄙下作的手法搞垮了刘老板的寿衣店,接着又用卑鄙下作的手法派人打 我的徒儿。我理解你打我徒儿的阴谋诡计,即是想把我的徒儿打跑,然后讓你的人打进我的寿衣店,要么想尽一切办法把我的寿衣店搞垮,要么即是千方百计来窥视 我的诀窍。所以我就将计就计,招你的外甥当我的学徒。或许老天爷对你这个恶毒之人的做法都看不下去,你外甥来到我店里的当天,正好来了一拨丧家,老哥俩吃 蘑菇,双双被毒蘑菇毒死,丧家买的寿品天然即是双份,又都装在一辆车上。我从监控录像里看见你外甥给你打了电话,你把自个打扮成老者容貌上门窥视,我就明 白你来的意图了。所以我再次将计就计,讓你继续受骗。第二天,我就雇人扮成丧家,臂膀上戴着黑纱,再次把寿品成双成对地装上车,成果讓你再次受骗,信认为 真。人一旦钱迷心窍,他就跟愚人差不多了,你即是这么。你怎样就不好好想想,国际上啥东西都能够买一送一,只要寿品不能买一送一。人家买一套寿衣,你要 再赠送人家一套寿衣,你这不是在咒骂人家再死人吗?人家不打死你,就算你命大了!”

  熊老板听了这番话才幡然悔悟,完全理解过来,额头上开端冒出汗来。他用等待的目光看着汪老伯说:“我立刻就要走了,你能不能在我脱离这个国际之 前,把你真正的诀窍通知我呀?”汪老伯真挚地说道:“老哥,你看这么好不好?等你要踏上鬼域路的那天,我必定去送你,我在送你时,保证通知你!”

  两个半月后,熊老板不行了,现已被抬到灵排上好几次了,可他不光不闭双眼,神态还显得格外的不安和苦楚。莫非他还有啥挂心思吗?小七学徒理解 了,他一口气跑到汪老伯的寿衣店,汪老伯得知后便赶忙赶来。他站在熊老板面前,弯下腰一字一句地说道:“老哥,你要走了,我前来为你送别。我的诀窍即是做 人一定要做个善人,每个丧家失去了亲人,都会痛不欲生,苦楚万分,我就用我的真挚去安慰他们。每次他们临走前,我都会给他们钱,讓他们替我到其他寿衣店, 买一对花圈送给逝者,以此来表明我对逝者的哀思,这即是我的寿衣店生意兴隆的诀窍。”

  但是,讓在场的人万万没有想到,熊老板仍是没有闭上双眼,莫非他还有啥挂心思吗?汪老伯理解了,他走到熊老板身边,紧紧握着熊老板的手,真挚 地说道:“老哥,你仅仅比我先走一步,我随后就会到的。由于在人世你不仁慈,我们俩才不是兄弟;到了阴间,我们俩必定会成为鬼友,由于我相信老哥去了阴间 后,必定会成为善鬼的。到时候,我们俩就在阴间里开个大寿衣店,老哥当老板,我是跑堂的。”

  熊老板的两唇微微颤抖起来。汪老伯紧紧握着熊老板的手继续说:“有我陪伴在老哥身边,老哥走在鬼域路上就不会感到孑立了!”

  熊老板的两眼慢慢地闭上了,他的神态显得非常的美好、安详。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