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鬼故事>恐怖鬼故事>

尸布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04-18 10:35:14 关注:302人觉得本文不错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常言道:“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东西可以乱吃,但是有些话绝对不能够乱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常怀敬畏一生平,为了图一时口舌之快没准就把哪路大神给惹了,惹了神仙这还好说,毕竟神仙大多都是正义的化身,不会和我们这些凡人一般见识,可是若不小心惹了那些旁门左道的鬼灵精怪,那后果可就严重了,轻则断手断脚倒霉三年,重则就要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了!

大家或许都有这种感觉,一个人平时看起来很老实,不喜欢说话,不喜欢与人交往,看起来很内向,但是在一起接触的时间久了,他就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得,性格完全是三百六十度的大逆转,这种情况多发生在同事和同学之间。

因为我们人类都有自我保护意识,很多人都不喜欢在陌生人面前展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当我们在一起朝夕相处时间久了,陌生人变成了熟人,警惕性也就放松了,也就开始向对方吐露自己内心的一些真实的想法,有时还会扯一点不算太健康的话题,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这种情况也有人解释过说:“大家天天在一起,哪有那么多正经的”。

大家千万要记住一点,玩笑这东西适当开一点可以缓解活跃气氛,但是一定要掌握尺度,不要开玩笑过了头,小浪在这里多啰嗦几句,开玩笑一定要记住几点,和长辈以及异性开玩笑,不能够牵扯到不健康的话题和有关伦理的话题,和朋友开玩笑不要牵扯到另一半的话题,和任何人开玩笑都要涉及诅咒之类的话题,因为这样会讓人感觉到很生气很讨厌。

司葛英,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开玩笑却又不会掌握分寸的人,说话不经过大脑,心里想什么就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往往会惹得周围的人很不开心,很好的氛围经常被她的她一句话,搅和的场面瞬间变得十分尴尬,可悲的是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会讓人很不高兴。

这天同事小美新买来一件十分宽松的白色上衣,穿着就来上班了,小美可是办公室里的“一枝花”刚刚毕业参加工作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长得娇小可爱,嘴又甜很招大家的喜欢,特别是一些男同事的青睐,于是乎这天小美刚进办公室,马上就被眼尖的同事们发现了,开始对小美的新衣服赞不绝口,夸得小美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司葛英出现了,看了看小美新买的衣服,突然冒出来一句:“小美你看你长得那么瘦小,干嘛买了这么大一件衣服呀?还是一件白色的,知道的这是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披了一块儿裹尸布呢”。

闻言原本笑容满面飘飘然的小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尴尬的咧着嘴笑了一下,就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干工作去了,其他同事也闭上了嘴巴做起了自己的事情,司葛英点评完小美的衣服,就开始放肆的大笑起来,可发现同事们都不在理会自己,也瞬间觉得无趣,尴尬的哼哼两声去做自己的事了。

司葛英的这个说话不经大脑的毛病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她是从外地来的,现在自己在该公司附近租了一间房一个人居住,平日里除了上班也接触不到太多的其他人,在家里一天到晚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所以当见到人的时候,司葛英就会拼命地想和大家打成一片,能够快速的引起大家的注意,所以就经常说一些认为很“二”的话,却没想到结果却是适得其反。

其他人上班都觉得是一种煎熬,但是司葛英却很喜欢上班,因为可以有很多同事陪在自己身边,只有同事们在身边的时候司葛英才觉得不孤单,每天下班是她最难熬的日子,因为不在有人陪伴在自己身边,这时候司葛英就会一个人在大街上转悠好久好久,之后才慢悠悠的回到那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忍受一个人的孤单。

讓司葛英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发现出租屋里竟然多了一个人,是自己的老妈从乡下来看自己了,司葛英感动的简直要哭出来了,冲过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老妈妈,委屈的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嘴中还念叨着:“妈,我好想你呀!”

妈妈温柔的抚摸着葛英的长发,脸上浮现出了慈祥的笑容:“小英,妈妈也想你呀,妈妈知道你工作忙,没有时间回家,所以我就来看你了,还给你带来一点东西,这是你最爱吃的咱老家的核桃,还有杏干,对了你这丫头都出来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懒呢,你看你那床单都脏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么邋遢谁敢娶你呀!”。

葛英闻言羞红了脸小声嗔怪道:“妈,您瞎说什么呢”。

“我知道你这孩子比较懒,幸好我早有准备,我在老家就帮你做了一套新的床单和被罩,记得一定要勤换洗一下,天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不能讓它们等着急了”。

说完话葛英的母亲起身就要往外走,葛英急忙出言询问道:“妈,都这么晚了,您就住在这里别回去了”。

母亲没有回头直接回了一句:“这是你的地方,我有我的地方,我该走了,不然它们真的等着急了”。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将司葛英从睡梦中叫醒,一看来电号码是老家打来的,葛英心中瞬间就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急忙接通了电话,电话是老家的二叔打来的,说自己老妈今天一早突然莫名奇妙的晕倒了,被送进了医院抢救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老人家年纪大了,医生说很可能老人就醒不过来,于是二叔就赶紧给葛英打电话,讓她看母亲最后一面。

葛英放下电话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回老家,突然感觉到身上一凉,接着就是钻心的疼痛从身体各部分传来,葛英看到自己的身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还在不停的淌血,而床上洁白的床单和被罩之上也是血迹斑斑,仔细一看上面还分别沾着半张人皮。

“啊~!”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司葛英躺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候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依旧是二叔打来的,二叔想告诉她,她的母亲就在刚才已经醒过来了,讓她不要太着急赶回来,可是电话响了好久也没有人接听。

“唉!”葛英刚刚醒来的母亲在床上无奈的叹了口气自语道:“这是丫头自作孽,我这个当母亲的也救不了她了”。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