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经典散文>

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4-11-25 10:10:50 关注:3597人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友人从美国打来电话,让我谈谈古代文明中的睡觉,他在旧金山做中医,或许要做一个关于睡觉疑问的讲座。我说,“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啊,这是《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的自白,或说是念给三顾茅庐的刘备听的。不过,“草堂春睡足”,确实勾勒出了古代士人的人生抱负图,或许能够说,是古代士人的至高人生境地。
 
  为什么呢?为什么一个睡觉疑问有这么重要?友人颇为迷惑。当然了,我说,由于说“春睡足”也罢,说“东山高卧”也罢,都不仅仅指睡觉,而是有所喻指的。士人一旦出生,或从政,或从商,满腹机心,重重心思,就再也难以睡个安生觉了,这不是有无时刻睡觉的疑问,而是心境就失去了内涵的安静,好像苏东坡所说:“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所以,如果说,从政入仕为醒,则隐逸山林即是眠。当然,正如睡觉之意图在于清醒,隐逸的意图常常在于非常好的入世。李白有诗:“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梁园吟》),说自个像东晋年代的谢安,隐逸东山许多年,一旦高卧而起,大济苍生,没有为晚。不过,也不能混为一谈,东山高卧的性质大略有两种,一种如前所述,如诸葛亮,如谢安,如李白,高卧的意图在于济世,一旦出山之后,再也难有草堂春睡了,诸葛亮是“班师未捷身先死”,谢安也是“雅志困轩冕”“扶病入西州”(苏轼《水调歌头》)。
 
  李白则是此中之特殊,他的政治抱负不过是诗人的虚幻的政治抱负罢了,故而终其一生,并未有发挥“谢公终一同,相与济苍生”之才华的机会,倒是在失意与山林中,在醉酒与歌诗中,完成了自我的人生价值。所以,李白的所谓“希望长醉不肯醒”,乃是愤激不平之语,“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静胡沙”才是真话,所以,李白的“栖遁之志”,都是带有扮演性质的,内心里却焦渴着出山的时日。隐逸高卧的特殊是陶渊明式的,这一点他自个就看得清楚:“或击壤以自欢,或大济于苍生”(《感士不遇赋》),前者,击壤自欢,即是陶渊明式的人生寻求,欲仕则仕,欲隐则隐,在田园的安静中得到自我,得到人生价值的闪烁。不过,也不能用直译来解读陶渊明的草堂春睡,正如后来的苏轼之类的士人身在仕途而心念田园相同,陶渊明身在田园,目光却也未尝顷刻脱离世俗社会。“鼓腹无所思,朝起暮归眠”(《戊申岁六月中遇火》),也不过是表达了对远古年代的企羡,因而,在陶渊明的作品中,大多是对白昼现世的摹写,或许也写他的失眠:“不眠知夕永”,由于他苦楚着“欲言无予和”的孤单。因而,陶渊明也不是真的那样安静,那样的关于现世的淡忘,而是眼光更为高远,运用如今的时尚术语,那也能够说是一种人类的终极关怀了,是关于人类与天然之关系的关注,是关于审美人生与名利人生的诗意挑选。
 
  到了苏东坡的年代,就更从外形的隐逸寻求而转向心灵深处。有记载说,他由于有了“长恨此身非我有”的感慨,就幻想着“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东坡在其时名望现已极大,故此词写就,墨迹未干,现已被热心者口耳相传,所以,来日清晨,就纷繁哄传苏轼现已拿舟长啸,舟逝江海了,害得州守徐君猷“闻之惊且惧,认为舟失罪人,急命驾往谒”,结果呢,苏子瞻却“鼻酣如雷”,高卧未起。徐君猷哪里懂得,苏东坡之所谓寄余生之江海,正在睡梦之中,在“草堂春睡足”中。换句话来说,草堂春睡的苏轼,是更为真实的,更为完满的东坡。东坡晚年贬谪惠州,作诗说:“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说自个在贬谪之地,倒意外地得到了春睡美的享用,真实可贵,所以,就连道士敲钟也要悄悄的。此诗传至当政者的耳中,说苏子瞻尚如此快活,所以,再贬海南儋州。但,不管贬谪到天涯仍是海角,苏轼总是能够有他的“春睡美”的,在贬谪海南的路上,他就运用方言再次赞许自个的美睡:“三杯软饱后,一枕黑甜余”(《发广州》),而且自注说:“浙人谓饮酒为软饱,俗谓睡为黑甜。”这显然是有意对当政者的回答。

我爱短文學網

  • 读《水流林静是故乡》忆乡河

    有时,能读到一本能讓人产生回忆和共鸣的书,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近日,刚拜读完女作家丛林的《水流林静是故乡》一书。她在书中以... 查看全文

  • 旅行

    我特别羡慕一种旅行,关于自行车的旅行。夏天的时候,在川流不息的街上,碰到一个自行车队,他们在路边的餐馆用餐,自行车就撑在橱...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