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经典散文>

又闻槐花香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8-01-23 16:05:24 关注:300人
我愛短文學網首發

四月已逝,五月相随,满天杨絮飞扬。

还能从泥土中闻到土壤的芳香,于是,难得一次的走出了房间,站到了阳光下。阳光并不是很刺眼,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一阵风吹到了脸上,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一直都是熟悉的,怀念的。

五月槐花香,讓我想到了故乡,想到了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那里有着我的童年,有着我的青春年少。

还记得小时候,每到了这个季节,我们都会爬上枝头,将槐花摘取,然后放到一处,带回家,做成食物。还记得,那时候小,将生的槐花吃在口中便嚼起来,还有淡淡的甜味,至今讓人回忆。

不过,那些都已经是儿时的记忆了,现在想来,依旧是充满了美好,毕竟,那个年少无知的年纪还是幸福的。后来,就长大了,也离开了家,越来越远,时间也越来越久,最后,家乡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一些儿时记忆里的景象也都发生了改变。就像我们一样,都再也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到过去了,这一直都是时间在告诉我们的一个事实,只是,这个事实太过残酷,讓人难以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

家,一直都是令人寻味的字眼,它的深意,总是讓人能够感受到温暖,对于每一个有家的人来说。家是什么?是亲人,是家人,是父母、是妻子、是儿女、是丈夫……每每谈到家,我想很多人都是怀念的,怀念那一碗热腾腾的饭,怀念那一个背影。

人总是在离开之后,才会发现家是有多美好,但却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一直赖在家里。人终归是要长大的,就像鸟儿总要离开母亲的怀抱独自飞翔一样,无论有着多少苦难,都不能再依靠母亲的怀抱,因为已经长大了。自己的长大同时也在说明着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父母已经老了。

还记得,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时候,我装了一小袋家乡的泥土。那时候,每每想家乡的时候,我就会取出那一袋泥土,闻一闻家乡的味道,但几经辗转,那一袋泥土已经丢失了,我也淡忘了自己还曾有过那样一个习惯。直到今日,这槐花的香气袭来的时候,我却只能望着故土的方向。

在脑海中闪现了太多的记忆,那些记忆是我还生活在老家的时候。蓝天,白云,一群孩子追逐着嬉戏、打闹。然而,蓝天还是那片蓝天,白云还是那朵白云,可那群孩子都已经不见了。

曾经有人问我一个问题,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还会想家么?”我当时想都没想就回答了,一个字,想。想家和一个人的大小没有任何关系,家是什么,家是港湾,是一生中永远的港湾,无论这个世界有多现实,家永远还都是家,是亲人相聚的地方。也许,是人们一直以来的想法出了问题,总觉得人长大了就不应该想家,否则就是长不大,或者是离不开家,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对家都能够可有可无,那我真的很怀疑那个人的人性,毕竟,那不仅只是生你养你的地方。

每当谈到家的时候,我都会想到家乡,每当谈到家乡的时候,我也会想到家。或许,它们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我总觉得是分不开的。

家乡是家在的地方,也就是家建立的那片土壤便是家乡。

在家乡,不仅有着童年的回忆,青春的回忆,还有着袅袅的饮烟,流淌的河流。家乡的每一粒沙尘都有着同样的味道,那就是家乡的味道。

儿时的河流里会有着虾、蟹,还有小鱼。那是真正的田野生活,真正的大自然怀抱。没有高楼大厦,却有着潺潺流水,没有车水马龙,却有着鸟语花香。

家乡,就像是思念汇聚之地。无论走向何方,走得多远,有一个地方却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那就是自己的家乡。故土,是故乡的泥土,是一片土地,也是万千游子的思念。

我们总觉得世界很大,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免得将来后悔。但最后才明白,那时候只是年少,只是年少轻狂。

外面的世界无论多么的美好,多么的充满诱惑,能带给我们安全感的只有那一片土壤,因为那一片土壤之上生活着自己这一生之中至亲至爱的亲人。只有他们才会不对你心怀戒备,只有他们才不会对玩弄心机,只有他们才不会对你有所利用。

当这白色的槐花盛开时,我闻到了故土的清香。

我爱短文學網
    • 散文随笔:槐花情

      家在农村,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槐花了。记得那时候还很小,在每年初夏槐花盛开的日子里,总喊着要爸爸去摘些槐花,求妈妈做些槐花麦饭吃。看着刚出锅的槐花买饭,面团中投出这深绿色的已经成熟... 查看全文

    • 散文随笔:又闻槐花香

      昨晚,我和妻到植物园里散步。徜徉间的我,突然听到妻子惊喜的叫声:你看、你看,洋槐花开花了!我问了一声:在哪里?便随着妻子的手盼望了过去,只见在霓虹灯映照下的槐花,只是影影绰绰的,...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