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经典散文>

台风不再来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7-12-07 13:42:20 关注:300人
wWW.52dwX.COM

从北海升迁本部桂林,是极其不愿的,可学校的硬性规定,也没办法,只能按照程序走……
  到了桂林,却时常想念北海的风景、小吃,还有让我栖息两年的地方,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可我并不认为它能触动我的心房,这大概是因为贵州与桂林同是喀斯特地貌,所以,青山绿水溶洞瀑布,竹筏小舟游艇都是常见的,不过,贵州地势较高,手与天空的距离拉的相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天边柔软的云彩和蓝色情怀,只是遗憾,贵州没有广西浪漫的海……
  别离了北海,在过往的十月,我听到一声轻叹——台风不再来。过去的两年,每当国庆来临,台风就像女孩般盘起长发,拖着倩影,卷着夏季清凉,在热带气旋欢送下,自海面奔腾地走来,霎时,海水翻涌着激情,像是逢见多年生离死别的老友,盈淌着泪珠,在风中极速的飞舞,由近及远,由下到上,把天空渲染,变成墨色,然后狂欢的洒落一片水滴,屋檐、墙角、小路、青山等等,都能听到富有节奏的“跫音”……
  人们都说“坏人”,可又有谁惦记它的好呢?是的,它每次到来都控制不好情绪,也把握不好力度,总是不经意间掀翻一座房屋、摧毁一颗小树、伤害点滴鲜活的生命,可谁能体会它的痛苦呢?每次到来,它的挚友都遍体鳞伤,它的姐妹都妻离子散,你可曾想,这是谁的过?
  夜的渔船总是敲响,平静的海面永无宁静,船艇的喧嚣像是魔曲,荡漾海的灵魂,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侵蚀它的身体,还用天罗地网圈住它哺育的孩子,甚至电击,你可曾看见,清晨的浅滩死鱼泛滥,垃圾从海面堆积上岸,蓝色的水泽竟有些“墨色”,我想,不曾熬过黑夜,怎能明白黎明的心酸……
  遥想,曾经幻梦的海,深蓝浅蓝,是恋人亘古流淌汇聚的眼泪,轻轻抚摸,就能感受它的柔、它的静、它的美、它的情怀,再加上沙滩作伴,阳光温暖,还有蓝天的青睐,它的幸福便从岁月中走来,绽放在每一粒尘埃,谁知?科技的进步,时代的发展,那蓝色心灵的浪漫竟变得浑浊起来,像极了迟暮老人的眼,然后在另一方相连海岸的沙滩,你会看见跌宕的灵魂,在风中哀叹,有时,在你不经意的戏水,在你不经意的玩闹,在你放下天地独享自由的时候,你的身体会渐渐发红发痒,起一些疙瘩,然后在不得已之间奔赴医院……
  我和台风的相识,也是意外,为了看海上日出,熬夜不睡觉静立在海边,听潮起潮落,感受海跳动的脉搏和它富有韵律的呼吸,希望在黎明辉煌之际,阳光与海同在,我与海与阳光同在,然后看见世间最美的风景线,不曾想,海上日出没等来,却在一声接一声得踏歌渔船中等来了一具又一具泛滥海滩的尸体和缓慢堆积上岸的垃圾以及有些污黑的水泽……后来啊,台风不经意的来临,而我在夜里,抚摸急剧下降的温度,站在过道,让风贴近我的肌肤,流入我的身体,恍惚间感受到一种愤怒与痛苦,在灵魂里不断的积压和咆哮,天空海面,短暂的沉默不是为了死亡,而是为了更好的爆发、宣泄,然后用最暴力的方法驱逐挚友身体里的杂物,用手埋葬挚爱亲友的尸骨,那眼睛里的泪珠在风中斑驳,滴落我的眼眶,那一瞬,我便成了它,带着它的痛苦蔓延,凌乱在狂暴的风雨里许久许久……然后,沉寂灵魂,无言相知。
  两年的居住,两次的相逢,情感的浓度像是酒的纯度,高而纯净,今年,我走了,它也没再来,像是以一种沉默方式告别或者欢送,或许下次再见,便是多年以后,我走了,台风也不再来……
  
  

wWW.52dwX.COM

    • 《曾国藩家书》恩泽后人

      曾国藩是近代中国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是从清朝官吏到现代很多人都崇拜的主要偶像之一。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就曾说过:“愚于近人,独服... 查看全文

    • 闲置到濒临死亡的触悟

      闲置的生活算不算是一种幸福,尤其是面对维系生存的工作同样是闲置的状态,又是否算是格外的幸福? 由于我弄不清楚,以至于我跟很多...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