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情感专区>情感故事>

愿以深情共白头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6-10-13 09:41:54 关注:350人觉得本文不错
wWW.52dwX.COM
  人至暮年,落魄不堪的严嵩裹着敝衣破裘,一人独坐在落寞风雪中。恍惚间又想起那年初见,陌上杨柳色,她碧色玉佩,裙裾微风轻轻摇动,仅是回忆就令人感到温暖如春。
  他与妻子欧阳淑端自小定亲,那娴雅端静的女子一如池上白莲,亭亭盛开在他的生命里,一如她的名字一般。彼时两家都是名门望族,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待到严嵩19岁那年,欧阳淑端一袭红妆嫁他为妻。
  欧阳淑端较他年长一岁,少时因生天花,面容上留下了疤痕,然而严嵩从未在意。他看中的,从来就不是她的美貌。
  婚后他们时常一起闲坐窗下,共习书法。严嵩尤喜书法,在书法上颇有造诣。欧阳淑端亦是从小通习书法之道,两人常细赏古人佳作,临摹古人笔意。窗外闲花落尽,屋内两人执笔共书,彼时满室生香。
  婚后不久,他考中进士,入京为官。然而接连而来的父母丧事却令他心灰意冷,子欲养而亲不待,昔年的养育教导之恩还未能报还,却已再无戏彩斑衣的机会。
  他带着满心凄凉守丧归乡,她依旧在灯下静静裁衣,眉眼纤长。他不言,而欧阳淑端亦早明白他的哀感悲凉,只是默默陪伴在他身边,临睡前捧上一碗姜茶,以免整日眠席的居丧生涯将他生生累出病来。天明时她已起身,借着清薄的曦光缝制一袭新的麻衣,以免他无衣更换。世事难测,有些事她不能挽回,那就拼尽全力抚慰他,免他徘徊无依。
  于欧阳淑端而言,所谓夫妻,就是在漫长岁月里相濡以沫,相扶相携。因她在身边陪伴着,居丧的辛苦虽然难熬,却亦被他艰难度过,待到他从自己的悲凉哀恸中恢复过来,却见她已是素容清损,楚腰消减。他心中满是愧疚,曾说好许她一世安稳,却让她操心劳神至此。
  重回京城之后,严嵩较之以往更显沉稳。他本性聪敏,善察形势,很快凭借着一篇文辞富丽的《庆云赋》,在嘉靖皇帝面前树立了好感。后来凭着玩弄权势,他渐渐升到了内阁首辅的高位。然而身为权臣的妻子,欧阳淑端从未想过以权谋私,为亲友谋得好处。她不愿因己之故,累及严嵩背负骂名。至今坊里村中,欧阳氏的祠堂之上仍悬着古典雅致的一方匾额:“坊里清门”。
  严嵩尽享荣华,然世人却对他唾骂不休。朝中众人曾上书弹劾,最后虽被他用计化解,但一场场风波仍是令她寝食难安。他只有细心劝解,朝中风云四起,帝心难测,他在政坛游走,担忧的唯有她的安稳。
  古时士子身居高位后,为子嗣也好,虚荣也罢,大多免不了迎娶妾室,终会伤了夫妻情分。于严嵩而言,一切浮世荣贵却都比不上白首同归的情谊。婚后数十年,他们的孩子渐次长成,一子二女,在重视子嗣的古代算是单薄,然而严嵩绝不纳妾,纵然欧阳淑端苦苦相劝,他亦不愿听取。
  浮生千山路,白首期同归,这便是他的一生所求。少时青梅竹马,婚后相濡以沫,欧阳淑端既如妻子般无微不至,亦如长姊般温暖动人。她毕生的一言一行都在为他细细思量,却总是忘却自己。而今她的鬓边已生出华发,眉目亦渐次褪去碧色,却仍是他心中明月。一生一世一双人已经足矣,身居高位则共赏烟霞,身处贫寒则相对忘贫。而今锦衣狐裘,岂能忘却昔年居丧之时,两人以心取暖的温度。
  如今他们相伴着一同垂垂老去,却仍会如昔年新婚时那样,并肩立在窗下,一同练习书法,他时常提笔在素笺上落下数字,供她习学。多年来,纵然世事颠簸不定,他们的心始终互相贴近,从未有过片刻分离。
  其实练习书法于她而言已是一年比一年不易,她本是弱质纤纤的女子,却陪伴严嵩历经半生风雨,积劳成疾,而今渐渐病弱。病榻旁,严嵩一直陪伴在她身边,告诉她窗外桃杏开得正好,待她病好,便与她一同踏青,赏遍美景。
  在他的细心照顾下,欧阳淑端于83岁那年含笑而逝,逝前严嵩一直守在她的床畔。
  后来事败家破,于严嵩而言,这已不是灭顶之灾,他一生中所有的离恨与悲恸都在欧阳淑端逝世之时永远抽离出他的生命,此后漫漫人生,望不见红襟翠袖,睡不稳黄昏风雨,一世红尘,无她何欢。
  被抄家后,曾经的一世奸相在风雪夜里行乞,却屡被拒之门外。某个落雪的深夜,他穿着一袭敝衣旧履,坐在素白积雪上,恍惚想起那年初见,她肌肤皎白与殷红的花瓣两相映衬。他忽然微微笑了,幸好她先他而去,否则若是看见他而今落魄,该何等心痛。
  没有画眉乐,偏是斗嘴欢
  “夫君夫君,竟有人说我们在一起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闲言碎语,娘子莫放心上。”
  “奴家只是为夫君不平,夫君如此美貌,竟被比作牛粪!”
  “娘子,他们所说的鲜花,其实是为夫。”
  “夫君,我昨日看见你摸了一个美貌姑娘的手许久,还对她说了好些关怀的话。”
  “娘子别闹。为夫是大夫,大夫触诊不叫摸,叫把脉。”
  “夫君,你当初究竟多英勇无敌,才在千百壮士中一举抢得奴家抛出的绣球?”
  “……娘子,其实为夫当时只是路过,实在是你手法精准,将绣球硬生生砸在了为夫手里。”
  “夫君,过年好麻烦,奴家不喜欢。”
  “娶你时更麻烦,为夫还不是一样得娶。”
  “夫君娶奴家就一次,可春节年年得过。”
  “再麻烦也就一年一次,娶了你是天天麻烦。”
  “……奴家闻到了嫌弃的味道。”
  “鼻子真灵。”
  “夫君夫君,不知你瞧见没有,方才楼下走过的那位姑娘好生标致!”
  “看见了,并不觉得。”
  “夫君这般语气,是觉得她不及奴家好看吗?”
  “嗯。为夫自知,自喜欢上了你,为夫的审美已扭曲至令人发指的地步。”
  “夫君,奴家最近发现有许多学子都在秉烛夜读!”
  “哦,为夫以前上学堂从来都是第一个完成作业。”
  “可是奴家听说,只有丑的人才会最先完成作业。”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