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散文精选>爱情散文>

说好的爱情呢

作者:www.52dwx.com 来源:我爱短文学网 时间:2015-11-06 关注:635人
Www.52dWx.CoM 我愛短文学网首发
 
年少时,她爱他们青梅竹马,多年后,她爱他依然将她放在内心深处,爱护和疼惜。他终归值得她去爱这一场,无论此生见或不见。
        [突如其来地怀念过]
        小慈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时间、地点遇见丁子健。
        此时的丁子健,是第三医院外二科的主任助理。说助理,不过是有一张过硬的文凭却无任何工作经验,故此得一个名号跟着前辈学习。
        而此时的小慈,正为父亲即将要做的开颅手术焦灼不安。会诊后,主刀医生找小慈简短谈了谈,虽然言语婉转,但小慈还是听出了问题,因为脑瘤生长的地方不好,手术有点儿麻烦,这让小慈的心高高悬起后再也无法落下来。
        然后那天早上,在一群查房的白大褂中,倏然看到丁子健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小慈一时百感交集,说不出是惊讶、意外,还是几分惊喜。总之,在很多人中,小慈和丁子健对看了半分钟后,小慈忽然流泪了。
        此时,距小慈和丁子健分开,已经整整7年。
        此时,恰是小慈人生中最脆弱之际。
        然后,泪眼蒙眬中,小慈还是看到了丁子健目光中无限的感慨、怜惜和深深的怀念。小慈知道,丁子健怀念的,是他们的从前。
        那个从前,在这7年中,小慈也曾一次次突如其来地怀念过。
        [在这个青梅竹马的故事里]
        小慈和丁子健,完全是传说中的青梅竹马。那时候,两家住在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的同一个楼洞,小慈住3楼,丁子健住5楼。凑巧的是,整个楼洞12家,只有小慈和丁子健同龄——丁子健比小慈大10个月。
        由此,丁子健对小慈的疼爱几乎与生俱来,他们度过了亲如兄妹的童年时代。小慈记得,七八岁的丁子健已经很懂得宠爱小女孩,隔着两层楼,把饼干、巧克力或小玩具放在一只小巧的篮子里用绳子从阳台垂下去,在小慈家阳台半空晃来晃去,一直到小慈看见为止……心思和耐心,都装在了小巧竹篮里。
        小慈从来都愿意承认,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丁子健的世界,就是她的世界,她从来不觉得那个世界小,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甚至不在意少年时代,心思渐渐繁茂的同学所开的那些玩笑。
        丁子健也不在意,好像他和小慈要好,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
        而小慈对丁子健的依赖,在一段时间里,甚至超过了依赖父母。她还记得10岁那年,奶奶患病,在老家住院,父母要回去探望,一时不知把小慈托给谁照顾。小慈却一点儿都不担心,说:“子健会照顾我的。”
        果然,那几天丁子健圆满完成了对小慈细致入微的照顾——他直接把小慈领回家中,让父母做小慈爱吃的,把他的卧房让给小慈,自己睡在沙发上。
        有丁子健,小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后来小区拆迁,两家分别搬去城南和城北,丁子健还是坚决考到了小慈读书的高中,不惜为此每天要骑车穿过大半个城市。
        在这个青梅竹马的故事里,两个人一直走得自由自在又心无旁骛。所以,多年后,在小慈17岁半、丁子健18岁多的夏天,高考结束第三天的夜晚,当小慈看到丁子健和一个女孩一起从影院里走出来的时候,她彻底蒙了。
        不是伤心,不是愤怒,小慈只是蒙了。
        怎么可能?在他们说好了一起去大连读书之后,在他们即将给未来一个承诺的时候,丁子健毫无征兆地把曾经给予小慈的宠爱,给了另一个女孩。
        小慈不想再去分辨任何细节、真相,仅是那一幕,就够了。
        而那个女孩,虽然只是背影,小慈还是认得出来,是小慈最好的朋友念念。直到丁子健和念念走远,好半天,小慈听到自己大声吼了一嗓子:丁子健,你这个混蛋!
        然后,小慈就感觉到泪水流了一脸。
        [遇不见别的人]
        就这样分开了。
        十七八岁的年纪,欲语还休的爱情,容不下半点儿瑕疵,没有说开始,也没有说结束,只是从此,小慈拒绝再和丁子健见面。高考分数下来,小慈报了广州一所大学南下,不知情的丁子健,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选择了大连一所医学院北上。一南一北,小慈就这样和丁子健背对背离开,再无任何交集。
        一晃7年。
        那天晚上,当父亲睡去后,在丁子健寂静的值班室,两人相对而坐,久久无言。小慈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广州,小慈读了4年大学、两年研究生,并且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人生顺风顺水,她却一直形单影只。
        不是没有试着再去和别的男孩谈一场新的恋爱,却总是找不对感觉,谈着谈着就谈不下去了。后来,读研的时候,小慈放弃了这种努力,决定顺其自然。
        小慈没有告诉任何路过身边的男生,他们的背后,站着一个遥远的丁子健。那是一个被小慈尘封在唇边说不出口的名字,他却一直站在那里,挥挥手,就挥走了小慈身边那些男生,不费吹灰之力。
        小慈觉得,丁子健在她的感情里下了咒语。而她要做的,就是寻找机会,打破这个咒语。和丁子健重逢的时候,这个机会还没有到来。
        那么,丁子健呢?
        久久无语后,丁子健先开了口,他说:“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见你,可是我遇不见别的人。”
        小慈张张嘴,却依旧说不出话,只是眼睛里重复了温热的感觉。有什么好说的呢?这种“遇不见别的人”的感觉,她懂。
        [庆幸此刻有他]
        父亲的手术定在一周后,医生在反复制订一种更为合理的手术方案。详情,丁子健并没有告诉小慈,但小慈知道,这种反复,不是什么好消息。
        实情要瞒着父亲,病房里的小慈,强颜欢笑,甚至故意跟病床上的父亲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病房外,小慈几乎要时时借着丁子健的力量才能不倒下去。丁子健在所有小慈需要的时候,都给了她最有力的拥抱。
        7年后,这个男人明显成熟了,不再用任何语言,而用真实行为,给予小慈可以触摸到的有温度的爱护。唯一重复的一句话:“别怕,小慈,有我呢。”
        多么庆幸此时有他。小慈觉得,也许是上天赋予的垂爱吧,让她在最脆弱之时,重新寻回了丁子健。而他,还在一如从前地爱着她。至于那个夜晚,他和念念的那场电影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丁子健没有说,小慈也没有再问。
        是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份爱情的失而复得,于她,于他。
        [越来越清晰的绝望]
        父亲终归上了手术台,无法保守治疗的疾患,手术是唯一延续父亲生命的方式,小慈没得选择。
        但是,小慈却没等到父亲从手术室好好走出来,反复制订的方案并没有做到万无一失,尽管如今,此类手术失败的概率已微乎其微,但意外还是发生了。听到噩耗的小慈,晕倒在了丁子健的怀中。
        几乎于浑浑噩噩中,小慈度过了人生中最寒冷的2015年的夏天,她不能接受这样失去了父亲,一次一次,她逼问丁子健:“不是真的对吗?不是真的对吗?”
        丁子健无言以对短短数日消瘦到走形的小慈,而小慈却在不停追问:“你不是说没事的吗?子健,你不是说没事的吗?”
        每一次的追问,小慈的声音都很轻,可是丁子健却觉得她的每一个字,都打得他的心格外沉重。除了对小慈失去父亲的心疼,丁子健心里,开始有一种越来越清晰的绝望:小慈在怨恨他!当初,如果没有他,小慈也许不会在手术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是他,给了小慈将自己父亲送上手术台的勇气。如今,小慈极限的疼痛和悲伤找不到别的出口,他是唯一的途径。
        当又一次,小慈在喃喃追问后,用哀伤的目光看向丁子健时,丁子健终于回了小慈三个字:“对不起。”他知道,他将又一次失去自己的爱情。而这一次,是永远。
        [终究没有开花结果]
        两个月后,在哀伤中平静下来的小慈,和丁子健在年少时常去的护城河畔见了一面,小慈说:“子健,对不起,原谅我没有勇气和你走下去了,看见你,我就会看到我心底最痛的那一处……”
        丁子健点点头,“我懂。”
        最后一次,他们紧紧拥抱了对方,小慈已决定带着母亲和已经离开的父亲,一起去广州。她不想再回来了。
        终究是没有缘分吧,她和丁子健?年少的时候,她过于挑剔爱情的完美,而当她能够包容的时候,爱情却没有了存身之地。不知道是谁还是命运的错,说好的爱情,终究没有开花结果。
        可是,小慈愿意承认,她深深地爱过丁子健。年少时,她爱他们青梅竹马,多年后,她爱他依然将她放在内心深处,爱护和疼惜。他终归值得她去爱这一场,无论此生见或不见。
本文来自我爱短文学网 wWw.52Dwx.cOm